提到的《山海情》原型林占熺他是谁?

11月19日,中央、国家主席、主席习在北京出席第三次“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座谈会上,习忆起20多年前一件往事。

在福建工作期间,习同志接待了来访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高地省省长拉法纳玛。“我向他介绍了菌草技术,这位省长一听很感兴趣。我就派《山海情》里的那个林占熺去了。”

电视剧《山海情》中的农技专家凌一农,原型就是林占熺。那次会见之前,菌草,正是在习的推动下,为“闽宁合作”打开了一扇门。那次会见之后,林占熺很快远赴南太,由此书写了“小小一株草,情接万里长”的佳话。

习提到的林占熺是谁?电视剧《山海情》和他背后的故事有何联系?从福建推广到宁夏,从中国推广至全球100多个国家,一株小小的菌草,是如何走向世界,成为造福当地人的“幸福草”?

2021年10月,林占熺在宁夏石嘴山市宝丰村的丰收现场向老乡介绍菌草。林良辉摄

“完成了闽宁镇菌菇发展任务,凌一农计划悄悄离开。但他推开大门,竟来了一群送行的村民,手里拎着东西,眼里饱含不舍。”这是电视剧《山海情》中的一幕。

林占熺,福建农林大学教授、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他是菌草技术的开创者,被誉为“世界菌草技术之父”。

1983年,林占熺到福建省长汀县考察。当地民众希望依靠香菇种植脱贫致富,但砍树种香菇不仅没有让长汀人富起来,反而造成当地生态恶化、土地沙化、悬河高耸,进一步加剧了贫困。回到学校后,林占熺专心寻找林木栽培的替代方案,即“以草代木”的菌草研究。经过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1986年,林占熺成功发明了菌草技术。

随后,菌草技术开始由福建向全国各地推广,先后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推广项目和国家级星火重中之重项目,被中国扶贫基金会列为科技扶贫首选项目。

1996年,福建和宁夏启动对口扶贫协作。1997年4月,在银川召开的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上,菌草技术被列为闽宁对口扶贫协作项目。

林占熺和团队一起跋涉千里,带着6箱菌草草种,前往固原市彭阳县。他在古城镇小岔沟村挑选了27户农户,将废弃的窑洞改造成简易菇棚,用玉米秆和小麦秆栽培蘑菇。半年内,参加试验的农户,每户收入达2000元。收入最高的农户,在不到50平方米的菇棚里种平菇,纯收入达1万元,比种植27亩小麦的收入还高。

到2007年,宁夏已有1.75万户参与菌草生产,兴建菇棚1.75万个,创造产值近亿元,种菇农户年均增收5000多元,菌草业成为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的一个重要产业,一大批农户通过发展菌草生产告别贫困。

有位当地的老人编了一段顺口溜,流传至今——“菌草菌草,闽宁草,幸福草,还是社会主义好,还是好。”

1986年至今,菌草技术已被推广至全国31个省(区、市)的506个县,帮助数以千万计的农户脱贫致富。而且,“以草代木”培育香菇一项,全国每年就可以少砍树2000万立方米。

1999年,林占熺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做菌草技术重演示范,村民喜获丰收。图片来源: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在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菌草被当地老百姓称作“林”草。因为林占熺姓“林”,这是他们对中国专家的一种感激之情。

2001年,菌草技术援助项目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落地,掀开了菌草技术国际合作的序幕。20年来,林占熺秉持“发展菌草业、造福全人类”的坚定信念,置生死于度外,多次前往国外,传授推广菌草技术。

回忆起中国菌草推广团队刚到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高地省时的情形,林占熺感叹道,“困难重重,甚至有生命危险”。但他们没有退却,因陋就简、因地制宜,使菌草落地生根,很快利用当地野生菌草栽培出了各种食用菌。

宣告成功时,当地召开了五千多人参加的庆祝大会,升起五星红旗,奏响中国国歌。喜获丰收的菌农欢乐地呼喊着“中国,菌草”!

2001年至2019年,林占熺先后22次前往巴新组织实施菌草技术项目。如今,菌草、旱稻技术已推广到巴布亚新几内亚8个省16个地区累计8600多农户,3万多民众因此受益,还创造了巨菌草产量每公顷853吨的世界纪录。

建设示范基地、开展教育研究学术交流、实施培训推广、推进商业合作与组织会议参观……以援助巴布亚新几内亚为发端,从南太到非洲,从南亚到拉美,再到联合国舞台,菌草带着中国人民的大爱和友谊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2019年,林占熺在卢旺达指导当地农户菌草种菇。图片来源: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菌草技术是一项着重扶贫、保护生态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综合性技术。如果说把菌草技术看成是‘鱼’的话,我们在援外中不仅给鱼,还提供了养鱼、捕鱼、加工鱼的一整个产业。”林占熺说。

至今,菌草技术已传播至世界106个国家,还被列为“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重要项目。中国先后举办了270期菌草技术国际培训班,在国内外培训了1万余名学员。为培养菌草技术专业人才,中国政府还资助11个国家的留学生在福建农林大学完成菌草技术专业学习。

今年9月2日,菌草援外20周年暨助力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开始不久,在主办方的隆重介绍下,与会人员用热烈的掌声向林占熺表示敬意。

在当天的论坛上,已是78岁高龄的林占熺对菌草技术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会为了菌草事业继续奋斗下去,为加快推进乡村振兴和全球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偷逃税的徐国豪是谁?

近期,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网络主播徐国豪涉嫌偷逃税款。经查,徐国豪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取得直播打赏收入,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755.57万元,通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等方式虚假申报偷逃个人所得税1914.19万元,少缴其他税费218.96万元。

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对徐国豪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8亿元。其中,对其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的个人所得税1755.57万元,处1倍罚款计1755.57万元;对其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偷逃的个人所得税1914.19万元,处2倍罚款计3828.38万元。

中新财经记者了解到,此人为陌陌主播,陌陌号:徐泽。但目前在陌陌APP上搜索已经没有相关信息。

天眼查App显示,徐国豪共关联1家公司,为江西泽木影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12月,徐国豪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公司注册资本2亿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影视美术道具置景服务,摄像及视频制作服务,数字内容制作服务,企业形象策划,文化娱乐经纪人服务,信息咨询服务等,由林庆星、王娜娜共同持股。该公司去年年报显示,其参保人数为0。

6月9日,网络主播孙自烜(网名:帝师)涉嫌偷逃税款被罚。经查,孙自烜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97.86万元,通过借助中间公司隐匿个人取得的直播打赏收入偷逃个人所得税220.12万元,少缴其他税费34.76万元。税务部门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罚款,共计1171.45万元。

税务部门将进一步依法加强对网络直播行业从业人员的税费服务和税收监管,依托税收大数据分析,对存在涉税风险的,按照“提示提醒、督促整改、约谈警示、立案稽查、公开曝光”的“五步工作法”进行处置,不断提升网络直播行业从业人员税法遵从度,促进行业长期规范健康发展。

2021年底的全国税务工作会议也提到了“五步工作法”,会议指出,2021年,及时总结对有涉税问题的高收入人群实施监管的有效做法,形成了先提示提醒,再督促辅导,后予以警告,对警告后仍拒不配合整改的依法进行立案稽查,对立案案件选择部分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在查处后公开曝光的“五步工作法”,有力防范化解了一些风险隐患。

近年来,随着网络直播等新业态快速兴起,部分主播不仅没有严于律己发挥榜样作用,还心存侥幸偷逃税款,其行为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破坏与践踏,于己自毁前程、于社会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和公平竞争环境,于国家造成税款的损失,不仅冲破了道德的底线,更践踏了法律的红线。

税务部门严格遵照税收法律法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肃查处网络主播偷逃税行为,既彰显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也能更好地规范网络直播行业健康发展。

该案件的曝光,再次传递出税务部门依法持续打击网络主播偷逃税行为、维护税法权威和公平税收环境的坚定决心,体现了对涉税违法行为“零容忍”态度,在对铤而走险偷逃税款的不法分子敲响警钟的同时,将有力推动网络直播行业健康发展,为守法者营造出公平公正的税收环境。

傅政华被开了“孙力军政治团伙”还有谁?

31日下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傅政华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今年67岁的傅政华是河北滦县人,大部分工作经历集中在政法系统,从北京市公安局普通侦查员做起,一直做到了后来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

2018年3月,傅政华任司法部部长、党组副书记。两年后,2020年5月,傅政华任十三届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去年10月2日,官方公布傅政华被查的消息。10月27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六十次主席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免去傅政华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其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资格的决定。

傅政华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是在两个半月前热播的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中。

专题片在介绍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时提到,“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党的十八大后,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典型。目前,对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中央已决定对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等人立案审查调查。”专题片中还出现了傅政华签字的照片。

今次官方关于傅政华被“双开”的通报长达700多字,他的问题涉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等多方面,通报中的一些表述颇受关注。

例如,政治方面,完全背弃理想信念,从未真正忠诚于党和人民,彻底丧失党性原则,毫无“四个意识”,背离“两个维护”,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行极为卑劣,投机钻营,利令智昏,为达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

通报还提到,他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在重大问题上弄虚作假、欺瞒中央,危害党的集中统一;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造成恶劣影响等。

长期任职政法系统的他,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形成严重安全隐患;对纪法毫无敬畏,执法犯法,徇私枉法,擅权专断,恣意妄为,造成严重恶劣政治后果。

在八项规定方面,傅政华被指,特权思想极为严重,生活奢靡享乐,长期违规占用多套住房、办公用房和多辆公车供个人及家庭享受,长期安排多名公职、现役人员为个人及家人提供服务。

此外,他还被指“长期搞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

傅政华的“双开”通报中,“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的表述颇受关注。

今年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在报道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时提到,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案首次被曝光。

按照《零容忍》中的报道,紧随孙力军之后,政法领域多名省部级干部先后被查处,包括曾任公安部技术侦察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的龚道安;曾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的邓恢林;曾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江苏省副省长、省公安厅长,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王立科;曾任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的刘新云。

专题片称,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仍然有人管不住内心的贪欲,不收敛不收手,甚至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违背党的初心使命,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影响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孙力军政治团伙案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今年1月24日,公安部召开了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会议透露,公安部党委已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

上述傅政华的问题中,有一条“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其实,在以往落马干部通报或案例剖析中涉及“政治骗子”的情况也多次出现。

例如,在孙力军“小圈子”里的刘新云,就被指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刘国强被指出“盲目听信‘政治骗子’,花费巨资跑官买官被骗”问题。

去年9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刊发题为“揭穿政治骗子的套路”的文章。文章中,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表示,“‘政治骗子’通常是以虚构的领导干部亲友身份或特殊社会身份出现在公职人员面前,以所谓的‘稀有政治资源’获取信任,继而招揽工程、骗取钱财等。与游走在领导干部之间的政治掮客相似,本质上都是为了攫取利益。”

宋伟表示,一些党员领导干部被“政治骗子”欺骗,暴露其理想信念缺失、纪律意识减弱、组织观念淡薄。他们被权欲蒙蔽而失去政治鉴别力,希望通过人情潜规则“搭天线”、搞政治攀附“抄近道”。

扫黑风暴幕后终极boss是谁?高明远背后最大保护伞是谁

《扫黑风暴》目前在热播中,口碑剧情都非常不错,通过目前的剧情可以知道高明远是商界的boss,背后有保护伞,已经有几位浮出了水面,但网友猜测还有一位大的boss,《扫黑风暴》大boss是谁?下面小编就带来介绍。

《扫黑风暴》中大boss高明远显然不是终极boss,他的背后还有更强的势力没有浮出水面。高明远应该只是商界的boss,政界一定还有一位隐藏的,对于背后的大boss,有网友猜测是王政!

根据官方最新发布的人物关系图,对比一下第一版的人物关系图可以发现,这次政界方面的新增的人物就是王政。督导组来的时候,就是他和市长前去迎接的。而在去酒店的路上,他在车上的座位是唯一个对立面的。

同时,市长在车上说过:肖书记和王省长这几年,为了中江的经济发展操了不少心,可见王政一直掌握着中江的经济大权。而高明远这个商界boss如此的如鱼得水,背后一定是和政界经济大权掌握者相关。

还有在骆山河说出那句“这顿接风宴还是不错的,希望一个月之后的庆功宴,在座的各位都能够参加”。

贺芸应该只是个小boss而已,不然骆山河不会说希望一个月后的庆功宴大家都能参加,肯定有省委的boss。王政的表情可谓是五味杂陈。而且他在剧中还有一段经典台词“你能上到这个位置,是有人搭上过性命的。”

大结局中我们也看到,高明远会对王政副省长使用美人计和性贿赂,让其为他继续做保护伞。

从目前的剧情来看高明远的保护伞太多了,其中贺芸,董耀,胡所,武副市长都是他的保护伞,但是一个可以轻松就给所长调换工作的人没有那么简单,他的后台肯定是非常强大的。

从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组长骆山河初次到绿藤市时,这些人的马脚就已经暴露了,每个人都各怀鬼胎,看上去每个人都不像好人。

而在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很多人的眼神都不对,骆山河说在一个月后的庆功宴上希望大家都能来参加,

这也就意味着骆组长只在绿藤市停留一个月,在这饭桌上谢中林和中王政都很紧张,可以推测他们也许和黑恶势力有关。

在预告中王政的镜头虽然不多,但是他每次都是在关键的时候出现,高明远之所以能够这么猖狂,是因为背后的保护伞很强大,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肯定会互相保护的,而王政就是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