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6月17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接受审讯时突然晕厥,送医后不治身亡,终年67岁。这距离他成为埃及首位非军方背景出身的总统、首位民选总统仅过去了7年。穆尔西就职一年后即被军方推翻,并最终死于对他“参与”和“间谍罪”指控的庭审之中。

穆尔西去世后,(以下简称“穆兄会”)称,前总统死于“谋杀”。埃及内政部则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

7年前,“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穆兄会”将穆尔西推上总统宝座。随着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兄会”也蛰伏至“地下”。许多人在想,穆尔西之死是否会引发有91年历史、在中东不断搅动风云的“穆兄会”的反弹?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阿拉伯语系主任、副教授、中沙丝路智库联盟特约专家黄慧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称,“穆兄会”全面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有所反弹,也难成气候。

当年,“穆兄会”被渴望改变的埃及民众选上台,却很快走向崩塌,令人唏嘘。中沙丝路智库联盟一位不愿具名的埃及问题专家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穆尔西的统治之所以“短命”,关键在于其在经济发展、民生问题上作为不力,“很多人甚至开始怀念起穆巴拉克的时代”。黄慧也认为,无法兑现改善经济的承诺,是“穆兄会”迅速倒台的重要原因。

在政权倒台6年后的今天,作为政治力量的“穆兄会”,势力大不如前,已遭全面遏制。2013年7月塞西执政,采用霹雳手段恢复社会秩序,重塑政治权威。“穆兄会”被宣布为恐怖组织,数万“穆兄会”成员被逮捕,其势力被全面清除;“穆兄会”名下财产被没收,实业和实体机构也相继关停。经过6年时间,“穆兄会”人员大量流失,组织机构全面瓦解,经济收入断流,已失去挑战埃及现政权的能力。另一方面,塞西政府的执政能力得到民众认可,提振了民众信心,“穆兄会”的群众基础不断弱化。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佘纲正也认为,穆兄会发动大规模民众抗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的埃及“民心思定”。“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开始,埃及人民经历了动乱,生活水平下降,停电、时有发生。”佘纲正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对埃及人来说,那些痛苦记忆犹在眼前。在经济慢慢恢复的当下,老百姓并没有普遍的变革诉求。

尽管步步走向分崩离析,但“穆兄会”的影响力毕竟仍在。穆尔西去世,相关各方的不同态度引人关注。土耳其、卡塔尔、哈马斯等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国家及政治组织,在穆尔西去世后第一时间表示哀悼,土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将穆尔西表述为“烈士”。埃及国内媒体则对穆尔西之死发声甚少。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美国应埃及要求,考虑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提出这一要求的还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

佘纲正认为,中东国家对“穆兄会”的态度各不相同,并分成了不同阵营。土耳其、卡塔尔是埃及“穆兄会”的同情者;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则是坚定的反对者。“各方都把‘穆兄会’当成一张牌来打,以争取己方在博弈中的优势”。

在黄慧看来,土耳其支持“穆兄会”,意在扩大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与埃及自由与正义党同属温和政党,两者意识形态接近。“穆兄会”在埃及执政,有利于扩大“土耳其模式”的地区影响。此外,由于沙特采取“穆兄会”的态度,土耳其支持“穆兄会”还暗含着土沙两国在中东政治和世界的“领袖”地位之争。

“卡塔尔选择同情或者说支持‘穆兄会’,是其扩大地区影响力的一种选择。”黄慧分析认为,卡塔尔作为海湾国家,尽管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综合国力不强,是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中东动荡发生以来,卡塔尔在地区事务中变得比过去更加积极,谋求更大的话语权。卡塔尔在政治上一度扈从于沙特,但在“穆兄会”的问题上却与沙特采取了相反的态度,这也是两国交恶的重要原因之一。

沙特以及与沙特关系密切的海湾国家阿联酋之所以“穆兄会”,是因为,作为主义政治力量,“穆兄会”若获得政治上的成功,将会对沙特在世界的地位形成挑战。“穆兄会”的“跨国性”特征,也使沙特王室担心其势力扩张影响到沙特君主制的稳定。黄慧还指出,“穆兄会”领导下的埃及对沙特的劲敌伊朗态度暧昧,这也是引起沙特不安的因素之一。

1928年,作为主义政治组织的代表,初创时期的“穆兄会”基本思想是回归传统。在历史变迁中,“穆兄会”也出现了开明力量,接受了一些现代政治元素,主张淡化宗教色彩。尽管如此,“穆兄会”创立时的思想基调始终存在,其在参与现代政治的过程中显得“先天不足”。黄慧指出,“‘穆兄会’的自身属性,使其难以彻底放弃其理想,即建立教法统治的国家。主义政治组织与现代政治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无法解决,因此在融入现代政治的过程中屡屡遭遇困境和失败”。

在打压和极端环境下生存,是“穆兄会”91年历史中的常态。“在蛰伏中积蓄力量、建立网络、发动民众,这是“穆兄会”所擅长的。所以,虽然目前“穆兄会”的空间很小,但一旦有合适时机,它也有可能重振声势。”佘纲正说。黄慧则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当下的埃及而言,“穆兄会”已不再是能够影响政治大局的力量,但其社会影响力仍将长期存在,其动向仍需长期追踪。

6月17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接受审讯时突然晕厥,送医后不治身亡,终年67岁。这距离他成为埃及首位非军方背景出身的总统、首位民选总统仅过去了7年。穆尔西就职一年后即被军方推翻,并最终死于对他“参与”和“间谍罪”指控的庭审之中。

穆尔西去世后,(以下简称“穆兄会”)称,前总统死于“谋杀”。埃及内政部则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

7年前,“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穆兄会”将穆尔西推上总统宝座。随着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兄会”也蛰伏至“地下”。许多人在想,穆尔西之死是否会引发有91年历史、在中东不断搅动风云的“穆兄会”的反弹?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阿拉伯语系主任、副教授、中沙丝路智库联盟特约专家黄慧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称,“穆兄会”全面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有所反弹,也难成气候。

当年,“穆兄会”被渴望改变的埃及民众选上台,却很快走向崩塌,令人唏嘘。中沙丝路智库联盟一位不愿具名的埃及问题专家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穆尔西的统治之所以“短命”,关键在于其在经济发展、民生问题上作为不力,“很多人甚至开始怀念起穆巴拉克的时代”。黄慧也认为,无法兑现改善经济的承诺,是“穆兄会”迅速倒台的重要原因。

在政权倒台6年后的今天,作为政治力量的“穆兄会”,势力大不如前,已遭全面遏制。2013年7月塞西执政,采用霹雳手段恢复社会秩序,重塑政治权威。“穆兄会”被宣布为恐怖组织,数万“穆兄会”成员被逮捕,其势力被全面清除;“穆兄会”名下财产被没收,实业和实体机构也相继关停。经过6年时间,“穆兄会”人员大量流失,组织机构全面瓦解,经济收入断流,已失去挑战埃及现政权的能力。另一方面,塞西政府的执政能力得到民众认可,提振了民众信心,“穆兄会”的群众基础不断弱化。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佘纲正也认为,穆兄会发动大规模民众抗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的埃及“民心思定”。“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开始,埃及人民经历了动乱,生活水平下降,停电、时有发生。”佘纲正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对埃及人来说,那些痛苦记忆犹在眼前。在经济慢慢恢复的当下,老百姓并没有普遍的变革诉求。

尽管步步走向分崩离析,但“穆兄会”的影响力毕竟仍在。穆尔西去世,相关各方的不同态度引人关注。土耳其、卡塔尔、哈马斯等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国家及政治组织,在穆尔西去世后第一时间表示哀悼,土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将穆尔西表述为“烈士”。埃及国内媒体则对穆尔西之死发声甚少。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美国应埃及要求,考虑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提出这一要求的还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

佘纲正认为,中东国家对“穆兄会”的态度各不相同,并分成了不同阵营。土耳其、卡塔尔是埃及“穆兄会”的同情者;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则是坚定的反对者。“各方都把‘穆兄会’当成一张牌来打,以争取己方在博弈中的优势”。

在黄慧看来,土耳其支持“穆兄会”,意在扩大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与埃及自由与正义党同属温和政党,两者意识形态接近。“穆兄会”在埃及执政,有利于扩大“土耳其模式”的地区影响。此外,由于沙特采取“穆兄会”的态度,土耳其支持“穆兄会”还暗含着土沙两国在中东政治和世界的“领袖”地位之争。

“卡塔尔选择同情或者说支持‘穆兄会’,是其扩大地区影响力的一种选择。”黄慧分析认为,卡塔尔作为海湾国家,尽管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综合国力不强,是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中东动荡发生以来,卡塔尔在地区事务中变得比过去更加积极,谋求更大的话语权。卡塔尔在政治上一度扈从于沙特,但在“穆兄会”的问题上却与沙特采取了相反的态度,这也是两国交恶的重要原因之一。

沙特以及与沙特关系密切的海湾国家阿联酋之所以“穆兄会”,是因为,作为主义政治力量,“穆兄会”若获得政治上的成功,将会对沙特在世界的地位形成挑战。“穆兄会”的“跨国性”特征,也使沙特王室担心其势力扩张影响到沙特君主制的稳定。黄慧还指出,“穆兄会”领导下的埃及对沙特的劲敌伊朗态度暧昧,这也是引起沙特不安的因素之一。

1928年,作为主义政治组织的代表,初创时期的“穆兄会”基本思想是回归传统。在历史变迁中,“穆兄会”也出现了开明力量,接受了一些现代政治元素,主张淡化宗教色彩。尽管如此,“穆兄会”创立时的思想基调始终存在,其在参与现代政治的过程中显得“先天不足”。黄慧指出,“‘穆兄会’的自身属性,使其难以彻底放弃其理想,即建立教法统治的国家。主义政治组织与现代政治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无法解决,因此在融入现代政治的过程中屡屡遭遇困境和失败”。

在打压和极端环境下生存,是“穆兄会”91年历史中的常态。“在蛰伏中积蓄力量、建立网络、发动民众,这是“穆兄会”所擅长的。所以,虽然目前“穆兄会”的空间很小,但一旦有合适时机,它也有可能重振声势。”佘纲正说。黄慧则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当下的埃及而言,“穆兄会”已不再是能够影响政治大局的力量,但其社会影响力仍将长期存在,其动向仍需长期追踪。

埃及总检察院发布穆尔西庭审死亡的情况声明:尸体无外伤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当地时间17日晚,埃及检察院对外发布了第一份关于穆尔西庭审时死亡的情况声明。

声明中提到,穆尔西在当天的庭审中进行了大约五分钟的发言,随后法官宣布休庭。

休庭期间,和其他数名受审嫌犯一同待在铁笼中的穆尔西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后立即被送往医院,但到达医院时穆尔西已经死亡。

据悉,来自穆兄会的穆尔西于2012年当选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执政一年后在大规模民众中被埃及军方解除职务。

埃及官方对他展开了五起刑事案件调查和起诉,包括与2012年12月附近其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发生的冲突有关的案件;涉嫌支持卡塔尔和哈马斯运动的间谍活动;以及涉嫌于2011年大规模骚乱期间越狱,并侮辱司法机构。

2017年9月,埃及最高上诉法院以向卡塔尔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处穆尔西25年监禁,且不得上诉。

埃及多地爆发致4人死亡

  (记者王蕾 郑一晗)埃及多个城市4日再次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数千名(穆兄会)及前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及军警发生冲突。军方随后封锁了主要道路,并发射催泪弹试图驱散人群。据埃及金字塔在线余人受伤。

  当天的冲突是近一个月来最为激烈的一次,的规模与之前数次相比有明显扩大。穆尔西支持者在中午的祈祷结束后走上街头,多数人手持海报、旗帜以及穆尔西照片,高喊支持穆尔西和反对军方的口号,要求恢复穆尔西的总统职位。在首都开罗,数十支小规模队伍从各地区逐渐汇集,并分别向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国防部等重要场所和政府机构行进。军警随即在沿途加强了力量部署,并出动装甲车封锁了所有通往解放广场和的道路。

  在开罗南部的迈尼耶尔地区,者在途中与穆尔西反对者及附近居民发生冲突,双方互相投掷石块、碎玻璃、饮料瓶等物体。在被封锁的道路前,者与军警展开对峙。安全部队随后鸣枪示警并发射催泪弹,试图驱散人群。

  金字塔在线网站援引埃及内政部一名官员的话说,死者中有一名穆兄会成员,今年57岁。他与其他者试图强行闯入解放广场时。另外3人在开罗西部宰通地区爆发的冲突中身亡。

  当天的抗议主要集中在开罗、吉萨、亚历山大等城市。与此同时,在明亚、西部、东部、苏伊士、艾斯尤特等其他省份的首府也出现了规模较小的。

  埃及军方4日下午宣布,为保证“十月六日战争”(即第四次中东战争)40周年庆祝活动的顺利进行,7日上午前,将禁止车辆在解放广场及附近通行。

  随着当晚宵禁时间的到来,埃及全国各地的活动和冲突陆续平息,多名穆兄会支持者因涉嫌煽动暴力被捕。

  此外,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当天早些时候在开罗东北部驾车拦截了一辆警车,并向车内开枪扫射。据官方通讯社中东社报道,此次袭击导致2名警察死亡,另有2人受伤。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7月3日被军方解除总统职务。此后,穆尔西支持者多次发起,要求给穆尔西复职,并与军警及穆尔西反对者发生冲突。8月14日,埃及安全部队对开罗和吉萨的两处穆尔西支持者营地进行清场,清场行动和其后全国各地的冲突共造成近千人丧生。

  随着“十月六日战争”纪念日的不断临近,埃及军方进一步加强了各地力量部署。据报道,临时政府6日当天将在解放广场及开展一系列庆祝活动。同时,穆兄会领导的“支持合法性全国联盟”也号召穆兄会成员及穆尔西支持者6日在解放广场发起大规模抗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