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尔西庭审说了什么!为何突然死亡?

穆尔西随着2011年开罗解放广场的浪潮被冲到了前台,他在前总统穆巴拉克被推翻后当选埃及第一位民选总统,又在执政一年后因为阿拉伯之春的退潮而黯然下台。

以阿卜杜拉·塞西为首的埃及军方动用武力,推翻了他的统治。其实,不管是穆尔西,还是穆巴拉克和塞西,都不能说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家,他们毁誉参半。而穆尔西作为失败者,所面对的困难远比穆巴拉克要严重。

据半岛电视台6月18日报道,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17日出席开罗一家法庭的庭审时突然晕倒。当时,法庭正在审理一场间谍案,这是塞西政府在指控穆尔西执政期间向卡塔尔泄露机密。穆尔西不服指控,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演说,随后突然晕厥。法庭虽然立即派出救护车将他送往医院,但穆尔西还是去世了。

有人认为他早已在法庭上当场去世,也有人认为穆尔西死于医院之中。但不管如何,穆尔西作为埃及的第一任民选总统,以67岁的高寿逝世。他的去世也意味着法庭无法再继续追究他涉嫌的各种“间谍案”和“谋杀案”。

·穆尔西于1951年出生在东部省的一个农民家庭,他后来拿到了开罗大学和南加州工程学院的博士学位,几乎大半辈子都在担任大学教授。穆尔西很早就是一位的支持者,他在2005年加入了穆兄会组织“自由与正义党”

2011年,他成为该党领导人。在穆巴拉克被推翻后,穆尔西以51.8%的得票率当选为埃及总统。人们曾经对他充满了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通过一两次革命而迅速走上富裕生活,穆尔西也被冲昏了头脑,许下众多难以实现的承诺。然而,埃及是一个拥有一亿人口的大国,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处于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底子很差,资源也很紧缺。穆尔西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

穆尔西上台后,在外交上与伊朗改善关系,与卡塔尔走得很近,这引起了沙特和美国的不满。当然,与美国和沙特关系良好的埃及军方也按耐不住。有人指责穆尔西执政期间任人唯亲,但这个并不靠谱,有哪个政治家不希望用自己的亲信担任要职呢?有人指责他腐败,但他执政没有多长时间,哪有时间腐败?还有人说他充满权欲,然而世界上有哪个男人对权欲没有渴望呢?何况他是总统,他要想执政顺利,就必须削弱军方的权力。

然而,穆尔西低估了军方能力,他以为撤销总参谋长阿南和国防部长坦塔维,任用塞西就可以解决问题。然而的塞西也是一位野心勃勃的政客,他最终发动政变,推翻了穆尔西。

在塞西执政期间,穆尔西成了罪犯,他所在的穆兄会也被取缔。塞西不惜动用死刑去摧毁穆兄会的高层,让自己成为第二个穆巴拉克。穆尔西曾多次被装在铁笼中出席庭审,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两次被法庭判处死刑。在他被关押的地方,穆尔西的左眼很难看清东西,亲属也被限制探望,他似乎也受到过殴打。

对于塞西来说,他可以放过穆巴拉克,但绝不能放走穆尔西。在他此次晕倒被送往医院后,医生们发现穆尔西早已失去了生命特征。埃及政府随后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而当时法庭内的监控也被封存了起来。

穆尔西在他晕倒前慷慨陈词,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合法性的代价是我的鲜血,我愿意为此牺牲,不要让任何人欺骗了你们,不要落入陷阱,不要放弃合法性!”

埃及军方罢黜穆尔西

公平选举已经改进了兄弟会的竞选技巧,但却不愿意分享权力。从另一方面,许多反对阵营里的人却笃信选举能让派下台。埃及如今面临一个让人 不安的悖论:一个表面上的正在呼吁(制造出执政长达60年的独裁者的)军方罢黜一个民主选出的总统——皆是以让该国再次走向民主为名。

政治评论家称,即便世俗民众出于对势力的统治的憎恨而强烈支持军方的激烈行径,也绝不意味着埃及民主时代的到来。即使埃及现在迅速举行新一轮的大选, 下届埃及总统的统治也将时刻笼罩在军方随时接管的阴影之下,毕竟在穆尔西上台之前的六十余年,军队对这个国家有着绝对干预。

在军方罢黜民选总统穆尔西,宣布政变的同时,埃及正迎来关键的后革命时。最高院长阿德勒-曼苏尔宣誓就任该国临时总统。埃及街上的民众把这次的事件视作2011年那次革命的续篇,前总统穆尔西和他的势力们却把这次政变看做是对埃及国家民主梦想的背叛。

BBC中东问题评论员Jeremy Bowen表示,军方对抗穆兄会的活动是早有预谋的。穆兄会在2011年革命和2012年大选表现突出,主要得力于尚佳的名誉和其他派别的一败涂地。穆兄会会不会就此回到2011年之前的地下状态尚不得而知,但虽然军方能够控制局面,仍是在用埃及的未来做赌注。

埃及和基督教领导阶层周三对军方发起的暂停宪法重新选举的路线图表示支持。基督徒占埃及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他们对穆尔西政府统治下的扩张感到恐惧。从军方背景的独裁者穆巴拉克统治时起到2011年的革命驱逐牧师以来,埃及基督徒教堂常被袭击,教徒也经常和军方发生。

埃及新政治格局日建成形,但一系列重要问题仍有待解决。穆尔西和他的支持者们何去何从?已经致死数十人的小规模暴动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升级?埃及建立民主政权 的希望还剩下多少?一家美国政治研究咨询公司的中东问题专家Hani Sabra称:我不认为军方所谓的路线图能顺利施行。

受埃及紧张局势影响,日本各大旅行社日前纷纷暂停前往该国的旅游。不少旅日埃及人开始担忧起祖国的未来。同时,进驻当地的日本企业4日纷纷采取了转移常驻 员工、尽量避免员工出差等应对措施。松下的1名日籍常驻员工已离开当地。日立制作所要求尽量避免非紧急情况的出差。

各种强大势力和利益集团都站出来反对穆尔西。停滞不前的埃及经济在许多方面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能力。但政治观察人士表示“他不过是一个在错误的时 间被推上一个错误的岗位的错误人物。安全部门、司法界和媒体对他的是如此激烈。因为支持者越来越少,穆尔西开始产生地堡心态。

如何看待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去世这是正常死亡

埃及国家电视台报道,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的庭审中晕倒随后不幸去世。一名埃及司法界消息人士的话称,穆尔西在法官面前变得非常激动,随后晕倒。他很快被送往医院,并在医院中”去世”。

是不是正常死亡作用不大,关键是他的死亡能够引发什么。如果仅就穆尔西的死亡而言,被暗杀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个无头案,对于一个“过气”而言,他已经无足轻重了。但自古以来死人的文章最好做,因为死人不会讲话。埃及政府势必因为穆尔西的死亡引发巨大政治动荡。·穆尔西·伊萨·阿耶特(1951年-2019年)大学教授出身。埃及政治家,穆尔西是埃及第五任总统,推翻了穆巴拉克统治,在2012年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在2013年穆尔西被埃及军方以未能解决国家危机为由解除职务,并被接受司法起诉。2017年埃及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对穆尔西作出终身监禁的终审判决。 在2019年6月17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接受审判时去世,终年67岁。

在穆巴拉克被推翻下台以后。埃及军方掌控国家最高权力。埃及举行首次“民选”穆尔西在穆兄会的支持下,经过两轮大选,成为穆巴拉克下台之后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上台后,治国无力,当年支持穆尔西的人又走向街头反对穆尔西,也就是说拥戴穆尔西的民众成为又反对者。这样埃及政治陷入混乱,国民经济却每况愈下。这里要说的是,穆尔西这个总统权力不大,至少他无法控制军队,在埃及这个三十多年“军政府”掌控的国家里,如果控制不了军队,或者得到军队的支持,根本无法施政,一因此穆尔西上台以后,首先就是削弱军方在政府中的权力,引发埃及军方强烈不满。比如,穆尔西把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国防部长坦塔维和军队总参谋长萨米·阿南辞职罢免,显然这个命令根本无法执行,随即穆尔西就被埃及军方以未能解决国家当前面临的危机为由解除他的总统职务。随即穆尔西遭到逮捕,面临包括间谍罪、越狱、袭警、煽动暴力等多项指控,显然是栽赃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埃及法院判处穆尔西终身监禁。

穆尔西显然太着急了,短短一年就想控制埃及军队,显然在政治上过于幼稚和天真。但埃及军方“无故”解除合法总统穆尔西的职务,引发穆尔西的支持者和穆兄会抗议 ,他们不断发起抗议活动。由于穆兄会在埃及势力非常强大,埃及军方通过检方在逮捕穆兄会14名核心成员高层人员,在2013年,埃及过渡政府将定性为恐怖组织。埃及军方之所以如此,就是怕穆尔西在埃及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埃及虽然信奉众多,但埃及毕竟是个世俗的国家。

穆尔西先被判处终身监禁,后被“暗杀”。原因就是埃及军方忌惮穆尔西巨大影响力,和穆兄会在埃及民众的支持,就是以免穆尔西出狱以后威胁到军方利益。穆尔西的死,显然是埃及军方的操作,这应该是埃及军方为了加强对政府的控制采取的措施,穆尔西的死,对于现在的埃及军政府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应该可以确定是,穆尔西是“死于非命”不得正常死亡。

被指“杀害”前总统穆尔西埃及外长回应:不负责任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关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9日指责埃及“杀害”了前总统穆尔西一事,埃及外交部长舒凯里20日进行回应。他对埃尔多安的指控表示“强烈谴责”,称其是“不负责任”的。

法新社20日报道称,舒凯里在一份声明中就此事回应,“强烈谴责”了“土耳其总统对埃及反复、不负责任的指控”。

据法新社此前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9日表示,穆尔西是“被杀害”的,并非“自然死亡”,但他并没有给出具体证据证明这一说法。埃尔多安当天在伊斯坦布尔的电视讲话中称,“穆尔西在法庭的地板上挣扎了20分钟。不幸的是,官方人士并没有介入并拯救他。”埃尔多安称,“穆尔西是被杀害的,他不是自然死亡。”埃尔多安还表示,他将跟进穆尔西之死一事。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17日在出庭受审时突然去世,终年67岁。法新社援引埃及总检察长办公室消息称,穆尔西被“立即送往医院”,随后医生宣布他已死亡。法新社称,司法方面的消息人士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法新社称,穆尔西与埃尔多安曾建立亲密的关系。穆尔西是埃及第一位民选总统,也是一位的重要成员。穆尔西与18日被埋葬,埃尔多安于同日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座寺为穆尔西进行了祈祷。

人权组织:没有人相信·穆尔西的死是正常的

人权组织在埃及已故总统·穆尔西逝世一周年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没有人相信穆尔西的死是正常的,并指出他在严酷的监禁条件下被单独关押了六年。

声明强调说,穆尔西的死是一场谋杀,联合国应对此进行认真和公正的国际调查,调查从穆尔西被捕和强制“失踪”到整个监禁过程中所遭受的人权侵犯。

声明指出,埃及监狱和拘留中心内的蓄意医疗过失仍在继续,政治犯被有计划地杀害。

声明签署者包括阿达拉基金会(Adalah)、谢哈卜中心(Shehab Center)和国际和平组织。

穆尔西是埃及历史上唯一一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2019年6月17日,他在法庭上昏迷不醒,当局随后宣布他死于心脏病。

联合国要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死因 埃及批政治化

欧联网6月20日电 据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9日,埃及指控联合国借着呼吁独立调查,意图把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Mohamed Morsi)猝死事件政治化。

据报道,埃及外交部发言人艾哈迈德·哈菲兹(Ahmed Hafez)表示,他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呼吁独立调查17日·穆尔西猝死的死因。哈菲兹强调,这是蓄意把一桩自然死亡事件政治化。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发言人科尔维尔发出调查呼吁,要求联合国调查·穆尔西在被羁押的近6年期间,所遭遇的情况是否成为导致他猝死的原因。

科尔维尔表示,任何囚禁期间的猝死,必须由独立机构展开立即、公正、彻底和透明的调查,来确定被羁押人的真正死因。有关穆尔西在羁押期间的状况已引发关切,包括死者是否接受医疗护理,并与律师和家人有过充分的接触。

科尔维尔指出,调查必须涵盖当局对待穆尔西的各个方面,以查明穆尔西被羁押期间的生活条件,是否导致了穆尔西死亡。

2013年,·穆尔西执政刚满一年国家陷入分裂后,当时的军方首长、现任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发动军事政变。随后穆尔西被控一连串的罪名,其中包括间谍罪等。(赵曦)

穆尔西之死:无力回天的反对派与埃及民主的终结?

6月17日,67岁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Mohamed Morsi)在接受审讯时突然晕厥,送医后不治身亡。作为埃及首位民选领导人,穆尔西在2013年被军方罢黜之后沦为阶下囚,他被判处的罪名包括越狱、藐视司法制度、煽动攻击者、与境外势力勾结并损害国家利益等,穆尔西曾一度被判处死刑,而截至其突然去世之前,累加在他身上的刑期已经有四十年,实际上无异于终身监禁。埃及官方对穆尔西死因的说法是“心脏病发作”,据称这位前总统生前还患有糖尿病、肾脏疾病等。埃及国内的主流媒体对这位前总统之死并没有大规模报道,不过在社交媒体上,有关穆尔西死因的争议乃至抗议却不断涌现:人权观察组织和西方主流媒体均表示过埃及政府对穆尔西的审讯动用了酷刑,而支持穆尔西的直言前总统是死于“谋杀”,穆尔西的家人,以及土耳其方面也对穆尔西的死因提出异议。据报道,穆尔西的遗体已经被埋葬在首都开罗的一个偏远地区,他的死亡以及各界对此事的反应,似乎也在进一步敦促人们反思自2011年以来的埃及政局。

当地时间2019年6月18日,德国柏林,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支持者为其举办葬礼祷告仪式。 视觉中国 图

2011年的阿拉伯世界充满了动荡与变革,被西方媒体称之为“阿拉伯之春”的大规模抗议运动,让不少政治强人相继倒台,也在各国催生出了新的政权与政治领导人。在埃及,紧随着突尼斯的变革,人们开始走上街头抗议长期执政的时任总统穆巴拉克。这位自萨达特总统遇刺之后一直担任埃及最高领导人的时任总统,其治下的埃及面临着政治腐败的困局,经济上则出现了收入与消费水平的过大差距,普通民众甚至需要仰仗补贴才能度日,与美国交好则让年轻一代感到不满,尤其是在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眼中,穆巴拉克当局实际上是西方国家的代言人。

2011年1月25日被称为“愤怒之日”,正是在这一天,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在埃及境内爆发,参与其中的群众自然是把矛头对准了穆巴拉克。当时埃及国内的反对派主要包括,以及前国际原子能总干事巴拉迪为代表的自由派,双方都也在抗议开始之后声援群众,巴拉迪在1月27日便回到国内参与活动。抗议活动中,反对派和政府武装(主要是警察)之间爆发多次冲突,酿成不少流血惨案,而穆巴拉克最终无力维持,由其任命的副总统苏莱曼在2月11日向全国宣布,称穆巴拉克将辞去总统职位,并把权力移交给了军方。

穆巴拉克的下台并未完全平息事态,民众,尤其是死难者家属对于相关人物的审判进度感到不满,如何给参与指挥反对派群众的前官员定罪也成了执政的军方和反对派之间的分歧点。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军方和群众之间冲突不断,后者集结了世俗化自由派、以及基督教徒等多方势力。也在2011年4月成立了自由与正义党,该党的卡塔特尼于2011年的议会选举中成功当选后穆巴拉克时代的新任人民议会议长。翌年,随着后穆巴拉克时代第一场总统大选的到来,自由与正义党也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沙特尔,但随着他的参选资格被取消,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就递补成为了该党的总统参选人。

穆尔西的政治底色有着非常浓重的色彩。他曾在南加州大学获得材料科学博士的,并在1985年回国担任教职。大约在他还在埃及求学的时候,穆尔西就加入了,并很快成为了其中训导委员会的成员。作为由逊尼派在埃及创立的宗教团体,在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介入政治,事实上成为一个信奉教义的政治团体,并在中东多国均有自己的政党。穆尔西于2000年开始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投身议会选举,因为当时穆兄会被埃及当局禁止参与政治活动。在2000年至2005年担任议员期间,穆尔西也时不时有较为亮眼的问政表现;而在2011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他也同其他24位穆兄会成员一起被捕入狱,但在两天后越狱出走——这也让他在后来被罢黜后多添了一条罪名。

2012年的埃及总统大选让埃及人得以第一次通过选票选出自己的领导人。穆尔西的对手是被贴上世俗自由派标签的沙菲克,后者以无党籍人士参选,不过却有着明显的军方背景——他曾是空军总长,也是穆巴拉克时代最后一位总理。穆尔西的政见赢得了相对多数民众的支持,他肯定宪法的价值,并表示不会将自由与正义党背后的价值观念“强加于民众身上”,并且试图团结埃及境内的科普特基督徒,表示“我们都是埃及人”。经过两轮投票之后,穆尔西最终在第二轮投票中以51.73%的得票率击败沙菲克,成为埃及历史上首位民选总统。

当选之后,穆尔西辞去了自由与正义党主席一职,他得到了来自军方实权人物坦塔维以及对手沙菲克的祝贺,并在电视讲话中再一次重申了自己当时的施政理念,呼吁埃及人民保持团结,强调自己会维护埃及的安全与和平。2012年6月,穆尔西宣誓就任总统,并承诺建立一个“世俗、民主与法治”的埃及。

埃及历史上的第一位民选总统仅仅在位一年有余就狼狈下台,这或许是埃及人在穆尔西当选时没有预见到的。并且,有相当多的民众认为,穆尔西的下台并非是军方发动的“政变”,军方无非是在顺应民意,将一年前依靠民主选票上任的总统拉下马。事实上,穆尔西当选时的得票率和对手沙菲克之间差得也并不算太大,一些观点甚至揣测“穆兄会”在选举时暗地里与军方达成了某种协议,尽管坦塔维在选举结果出炉之后一再强调军队在这场选举中保持着中立。而穆尔西所允诺给支持者的“团结”话语,在他上任之后开始出现反复,他所倚靠和重视的宪法,也逐渐变成了“穆兄会”势力操纵国家的工具。

尽管在下台之后依然拥有不少拥趸,但穆尔西被罢黜的原因,似乎也可以归结为某种程度的众叛亲离。选前他为了打消民众对“穆兄会”势力的担忧,曾多次提到不会让政党的意识形态左右国家大政,而到了穆尔西上任之后,“穆兄会”还是不可避免地把手伸向了新成立的政权。传统上,“穆兄会”的政治诉求基于教义,试图在可见的未来建立起以教法为支撑的国家制度,并且将自由、平等、民主等理念与教义做连结。在选前肯定宪法之于国家之重要性的穆尔西,也在当选后开始起草新宪法,而新宪法所奉行的则是教法。穆兄会与其他各派的角力在随后蔓延到了议会,穆尔西在2012年7月恢复了主义者主导的议会,但却被最高法院勒令解散;穆尔西曾表示将任命一位基督徒和一位妇女作为副总统,这与穆兄会的政见是相抵触的,结果是梅基,一个男子被任命为副总统,虽然他也仅仅在职五个月。

穆尔西与军方的矛盾也在逐渐浮现。他在2012年8月12日将时任国防部长坦塔维和陆军参谋长阿南解职,包括《》和半岛电视台在内的不少媒体都意识到了此举的严重性,认为这标志着穆兄会势力和军方的矛盾升级,而穆尔西的举动更像是一场针对军方的清洗,尽管被解职的两个人都被委以总统顾问之名。穆尔西也开始着手推进新宪法的修订。而讽刺的是,取代坦塔维的新任国防部长塞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亲手将穆尔西拉下马并投入监狱。

如果说上述种种还可以归结为是埃及政坛高层的内部斗争的线月所做出的举动则让民间也掀起了反动总统的声浪。当年11月22日,穆尔西发表声明,称总统有权任命检察官,并且用尽手段试图让总统权力凌驾于司法之上,以保证新宪法的通过。以“穆兄会”为首的主义势力主导了新宪法的起草,最终不仅引起了世俗派人士的不满,也在国内经济下行、安全事件频发的情况下,进一步引发民众的抗议。反对派开始指责穆尔西和“穆兄会”是在打造一个法西斯政权。而考虑到选举前“穆兄会”在埃及基层所获得的大量支持,在穆尔西执政引发民间不满之后,埃及社会事实上也逐步走向了分裂。曾经刊载了一则来自埃及民众的评论短文,作者称自己是给穆尔西投票的,但是他的执政却让几乎所有人都失望了,“穆兄会”不断地使用“我们”、“他们”这样的话语来营造对立情绪,而且“穆兄会”势力推动的身份政治让每个人(不仅仅是基督徒和妇女)都陷入了某种恐慌情绪,抑郁症更是成为埃及的“流行病”,非此即彼的社会氛围在急剧恶化的经济环境推动下,更是让普通民众感到绝望。

当然,也有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穆尔西推行的新宪法有被过度解读和利用之嫌,因为教法作为立法原则,其实在此前的埃及宪法里也有出现,在反对穆尔西的抗议活动中,这一点似乎是被反对派加以利用,借以攻击“穆兄会”势力。而穆尔西的施政不力,也在加剧民众的不满,这使得反对派更有可以发挥的空间,将穆尔西描绘为一个尝试攫取独裁权力的野心家。就在穆尔西就职一周年之际,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分别开启了大规模的集会和活动,走上街头传达各自的政治诉求。到了7月3日,国防部长塞西宣布将暂停现行宪法,成立过渡政权,而穆尔西则通过电视讲话强调自己是埃及唯一合法的领导人。两方角力的结果是穆尔西及其部下被军方软禁,军方在和反对派会晤之后,于7月4日宣布罢黜总统穆尔西。

穆尔西的下台更进一步加剧了埃及的社会矛盾,亲穆尔西的政治团体也开始发动支持者参与抗议活动。在穆尔西被罢黜后的第二天,首都开罗有多达数万民众声援被囚禁的穆尔西,此后埃及政局演变为军方和以“穆兄会”为主力的穆尔西支持者们之间的冲突。军方采取了暴力手段穆兄会及其支持者,根据双方口径,冲突中遇难的人数至少在三位数以上;而在穆尔西被检方移送法庭审理之前,也有“穆兄会”成员发动群众在全国多地展开抗议,期间也有部分民众冲击了地方警局,引发暴力冲突并导致多人死亡。穆尔西最终在9月被移交法庭接受审判,“穆兄会”则在同年10月被埃及官方勒令解散,自由与正义党自然也随之瓦解,而到了12月,穆兄会更被定性为恐怖组织。在塞西的统治下,埃及政局进入了另一个阶段,但各方面相比于穆尔西执政时期,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善。

当地时间2011年2月6日,埃及开罗,埃及抗议者在街头。 IC 图

穆尔西在被罢黜之后不久,一直到前不久猝然离世,一直在接受法庭的审讯。人权观察组织曾就其在审讯期间遭受的酷刑提出抗议,认为塞西当局对于穆尔西的审讯是非人道的,并且缺乏正常的司法程序。在如今的埃及,情况也并没有因为穆尔西的下台而变得更好,相反,如今的塞西将军越来越让人联想起的是当年的穆巴拉克,有观点认为,塞西执掌大权的手段,例如任命效忠自己的省长等举措,都和当年的穆巴拉克有异曲同工之处。

《外交事务》则直接称塞西比穆巴拉克还要糟糕,如今的埃及处在长时间的高压统治下,人权状况非常恶劣,而且食物和水资源也开始短缺。在这篇文章看来,塞西似乎已经开始不知道如何发挥和调动自己手头的资源,他的施政显得十分乏力,只能依靠高压统治来维持自己的权威。半岛电视台也就塞西治下的埃及进行了相关报道,文章提到,塞西一度在穆尔西下台之后被视作埃及人的“救世主”,2014年的总统大选,他的得票率高达97%。但另一方面,自那以来,埃及在五年内新建了19座监狱,莫名其妙失踪的人数也陡然攀升,而有关酷刑和医疗疏忽的报道屡见不鲜;与之配套的,还包括塞西当局对媒体的全面管控,以及对反对派人士的无情打压。“中东民主计划”(POMED)则在其网站上罗列了塞西治下的埃及在多项人权议题上的表现,其中,宗教少数团体并未得到来自当局的保护,相反,针对基督徒等团体的攻击事件持续发生,而塞西治下的埃及还有着有罪不罚的一面,常常让施暴者得以逃脱制裁;在妇女权益问题上,埃及的妇女仍然被禁止在政府内担任要职,全体劳动力里头,妇女只占23%;言论、结社、集会等政治权利几乎就要和埃及人绝缘了;缺乏公正审判程序的死刑、法外杀戮等则让军警得以肆意欺压民众。

塞西施政乏力的另一面则体现在经济上。不论是穆巴拉克还是穆尔西,两位前总统的下台都或多或少是因为在经济议题上无法拿出更好地对策,缓解贫困及其他经济危机。塞西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似乎也无法对埃及的经济形势采取更有效的做法,普遍认为他正在靠让渡主权来换取外来资金的援助,例如把红海的两座岛屿转让给沙特阿拉伯,以及开放外籍人士共同开发西奈半岛等。塞西的上述举措的确赢得了不少外资涌入,包括美国和多个海湾国家都愿意协助埃及恢复经济发展,但反过来,在塞西大权独揽的情况下,这些资金也不见得能够真正给普通民众带来过多的实惠。

塞西在2018年连任总统时,得票率高达97.8%,而他还在两个月前推动宪法修改,一经通过,塞西至少在2030年之前都会待在总统宝座上。反对派并非没有做出努力,但据《卫报》报道,对宪法修正案提出抗议的反对派人士纷纷被捕。穆尔西的死亡在亲穆尔西势力看来,也是塞西高压统治的一个必然。“穆兄会”称穆尔西之死从头至尾就是一场蓄意谋杀,因为当局显然知道穆尔西的身体状况不佳,并阻止了医疗介入,饱受酷刑的穆尔西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最终让他在受审时骤然离世。

西方媒体以及与穆尔西交好的阿拉伯国家,在穆尔西暴毙之后,在舆论上对塞西当局多有指责。土耳其和卡塔尔是为数不多的对穆尔西之死发声的海湾国家,埃尔多安甚至怒斥埃及总统塞西是“暴君”,而在土耳其,也有民众自发为穆尔西举行祈祷仪式。土耳其媒体TRT则在穆尔西去世后连续刊文,一方面继续谴责塞西政府,另一方面也开始回顾穆尔西留下的政治遗产,其中一篇文章提到,穆尔西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民主领导人,但却是对抗埃及的最佳选择,文章认为,事实上穆尔西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完全执政,这使得他作为民选总统的优势并未得到完全发挥,但这种将穆尔西与民主直接挂钩,并试图借助缅怀话语来反对塞西政权的观点,似乎也有失公允。

《大西洋月刊》也曾经刊文称,相较于其他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强人,穆尔西算不上十足的独裁者,但在穆尔西去世之后,该刊也发表了另一篇评论文章,称穆尔西作为埃及目前为止唯一的民选领导人,实际上可能杀死了埃及的民主。穆尔西的执政对于经济困局一筹莫展,并且也因为“穆兄会”的意识形态因素,导致了自由主义者、左翼人士、基督徒以及其他草根民众对于他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的结果是撕裂了埃及社会,并让长期对埃及政坛有着深远影响的军方再度名正言顺地掌权。塞西的所作所为看起来正在复制穆巴拉克的做法,他正在挤压埃及的民主空间,并让自己的权力无限延伸,而出现今天的局面,已经去世的穆尔西也难辞其咎。

而早在去年9月,《雅各宾》杂志就发表过一篇文章,试图总结埃及政坛动荡的根源,文章从埃及的经济结构入手,指出埃及在经济结构的打造上一度过于依赖石油产业,此后又放任私人资本的大肆发展,并使得国家的治理体系和军方极为紧密地绑定在一起,造成了埃及如今所面临的结构性困局。这个困局已经在不同程度上导致了穆巴拉克和穆尔西的下台,塞西会是下一个吗?而如今反对势力虽然式微,不过似乎在穆尔西死后,对民主制度的缅怀会成为某种反对话语被加以使用。只是从急促的动荡,再到持续的高压,无论是穆尔西上台时民主制度所带来的激励和振奋感,还是穆尔西下台时引发的民主抗议与实践参与,在目前看来都难以真正给埃及的未来提供明确的方向。

「深度」穆尔西之死:埃及政坛的权力游戏

在·穆尔西七年前成为埃及历史上首位民选总统时,那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高光时刻。埃及历史最悠久的逊尼派宗教政治组织也在政治上首次获胜。

从1928年成立之初到如今被埃及列为恐怖组织,一心想在埃及推行教法的穆兄会经历了数次政府封杀。从与埃及自由军官组织合作、推翻法鲁克王朝、刺杀埃及最知名的总统纳赛尔,再到穆尔西上台,穆兄会一直想成为埃及的掌舵人。

但横亘在穆兄会与权力之间的,是从纳赛尔时代起就成为埃及政治操盘手的军方。穆尔西的黯然退场不仅代表着世俗派势力的反抗,也是穆兄会在与军方权力斗争中的又一次败北。

6月17日,被指控犯有间谍罪的67岁的穆尔西在庭审时突然晕倒,不久后被宣布因心脏病发作死亡。但他的死不会为穆兄会与埃及军方长达数十年的斗争画上句号。

2012年5月29日,埃及开罗,埃及总统候选人·穆尔西出席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穆尔西能成为埃及总统,是一个偶然。1951年,他出生在开罗北部沙奇亚省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农民,母亲负责在家照顾穆尔西和他的四个弟弟。

1960年代末,穆尔西前往开罗,在开罗大学学习工程学;服完兵役后,他回到开罗大学攻读研究生,其后又从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美国期间,穆尔西还曾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参与研发航天飞机引擎。

但在1985年返回埃及后,穆尔西的职业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国后,他成为扎加齐克大学工程系的教授;与此同时,作为穆兄会成员,他在政治上也越来越活跃。

2000年,穆尔西当选埃及人民议会(下议院)的一名议员。由于时任总统穆巴拉克封杀了穆兄会,穆尔西从名义上只能作为独立议员参政。此后,穆尔西在穆兄会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最终成为穆兄会最高行政机构“训导局”的成员。

成立于1928年的穆兄会是埃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逊尼派宗教政治组织。在成立之初,穆兄会只是一个推广教、办医院的社会团体;后来演变为反对英国统治、主张建立国家、实施教法的政治团体。

由于军人出身的纳赛尔筹建的军官地下组织“自由军官组织”也将反对英国统治列为目标之一,在二战结束后,纳赛尔与穆兄会曾有过短暂的合作,自由军官组织中也有穆兄会成员。有说法称,纳赛尔本人也曾是穆兄会成员。

1952年7月,以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推翻了法鲁克王朝,次年,埃及共和国成立。在策划7月革命时,穆兄会为军事政变提供了支持。但由于穆兄会所推崇的宗教议程与自己的世俗派、现代化、民族主义议程不同,纳赛尔不愿让穆兄会插手新政府。

由于双方未能在政权分配问题上达成一致,纳赛尔与穆兄会于1953年正式分道扬镳;次年,穆兄会成员试图暗杀纳赛尔,逃过一劫的纳赛尔随后宣布封杀穆兄会。到纳赛尔1970年去世,已有数千名穆兄会成员被捕,余下的成员转为地下活动。

在萨达特1970年继任总统后,穆兄会与政府的关系有所缓和,被关押的穆兄会成员得以获释。但在埃及1979年与以色列达成和平条约后,穆兄会将萨达特视为仇敌、指责其向以色列投降。两年后,萨达特遭极端宗教组织成员暗杀身亡。

到了穆巴拉克上台时,在执政初期,这位同样出身行伍的总统也在缓和与穆兄会的关系,承认穆兄会为宗教组织,但拒绝其作为政党注册以参与选举。即便如此,穆兄会成员依然作为独立竞选人参与议会选举,还在2005年成为了议会中的最大反对派。

随着穆兄会要求埃及进行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大,穆巴拉克政府开始更改选举规定,限制穆兄会参政,此举也引发穆兄会的报复性和抗议。最终,数千穆兄会成员被捕的场面再次重演。

直到“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扩散到埃及,穆兄会才脱离历史的轮回,迎来最大转机。在不满独裁腐败、物价上涨、失业率飙升的抗议声中,执政30年的穆巴拉克于2011年下台,权力暂时由军方接管。

2018年12月26日,埃及开罗,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出庭指控前总统穆尔西于2011年越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时的穆尔西并不是穆兄会的中流砥柱。“阿拉伯之春”来袭时,穆尔西最出名的举动是越狱出逃。2011年1月,穆尔西与其他穆兄会成员因参加反穆巴拉克的被捕入狱;入狱两天后,穆尔西从开罗的监狱成功出逃。

穆巴拉克下台后,穆兄会立刻行动,设立了政党自由与正义党。穆兄会二号人物、最高领袖巴迪的副手沙特尔(Mohammed Khairat Saad el-Shater)成为自由与正义党的总统候选人,而担任穆兄会发言人职务的穆尔西只是替补候选人。

出于对沙特尔影响力的担忧,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禁止其参加2012年4月的大选。委员会称,沙特尔刚从监狱获释,而只有获释满六年的人士才能成为总统候选人。沙特尔于2007年被捕入狱,2011年3月获释出狱。

正是由于沙特尔被挡在大选门外,原本为替补的穆尔西才作为自由与正义党的候选人参选。在选举中,穆尔西承诺不会将穆兄会的理念强加于民众、要带埃及走上民主和发展之路,同时指责竞争对手、前总理沙菲克为穆巴拉克的代理人。

2012年5月,穆尔西以微弱优势打败沙菲克,成为埃及的首位民选总统。在获胜后的讲话中,穆尔西宣布要领导一个“代表所有埃及人”的政府,同时也对军方表示了感谢,承诺军方将继续“强大、坚固”。

然而,在短短一年的执政时间里,急于收紧权力的穆尔西——或者说其代表的穆兄会,几乎打破了所有承诺。

2012年8月,当选总统仅三个月的穆尔西先后要求国防部长、陆军参谋长、海军指挥官和空军指挥官等高级将领辞职。现任埃及总统、时年仅57岁的塞西接任国防部长。

紧接着在10月,穆尔西在未与军方商量的情况下,宣布计划与印度合作,准备沿苏伊士运河修建经济走廊。苏伊士运河是埃及的经济生命线,也是埃及主要外汇来源之一。

11月,穆尔西签署总统令,宣布直到新宪法生效之前,总统的权力将不受任何司法监督;与此同时,总统令还禁止解散由100人组成、负责制定新宪法的制宪委员会;要求对穆巴拉克时期被控杀害抗议者但已被判无罪的人员进行重审。

2012年5月12日,埃及开罗,民众参加的政党的领袖穆尔西竞选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埃及共和国成立后不久,依靠自由军官组织推翻法鲁克王朝的纳赛尔成立了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到今天,埃及国防部长人选需经过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批准;总统做决定时可能需与最高委员会成员商议;如有需要,最高委员会有权召见任何部长。

在执政初期,纳赛尔任命了大批军官担任政府要职,以协助自己推行改革政策;随着军方势力日益强大以及埃及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的失利,纳赛尔在执政后期开始裁减政府中的军方人士。

到萨达特接任总统时,他依然延续纳赛尔后期的策略,减少军方对政府的影响力。

但与此同时,作为补偿,萨达特确保了军方在埃及经济中的特权地位。由军方控制的公司越来越多,1974年埃及与美国复交之后,埃及军方更是源源不断地从美国进口现代武器。萨达特遇刺身亡时,埃及已经成为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

曾任空军司令的穆巴拉克上台后,埃及军方在军工、工业、农业、建筑业、石油等各领域全面开花。由于有丰富的收入来源做支持,国防部门也开始享受高度的财政自主。穆巴拉克政府先后免除了国防部和军事生产部的税费,还赋予军方权力,管理埃及所有未开发的农业用地。

除了在政治上的稳定作用,军方对埃及经济的深度参与,也被视为稳定市场价格和社会生活的手段之一。2008年,埃及一度遭遇面包短缺,穆巴拉克的解决办法是要求军方的面包厂提高产量,以满足民众需求。

就连与埃及军方势力斗争多年的穆兄会,也无法轻易忽视军方的力量。据美国官员透露,在穆尔西当选之前,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成员塞西曾与穆兄会进行过多轮秘密协商。

作为一名虔诚的,塞西赢得了穆兄会的信任。据称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只要穆兄会不过度插手军方事务,军方也不会干扰穆兄会民选政府的运作。

但穆尔西上台之后大刀阔斧的变革举措,在为塞西上位铺路的同时,也触碰到了军方的利益,为埃及变局埋下了种子。

2012年8月14日,埃及开罗,埃及总统穆尔西授予前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坦塔维勋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穆尔西颁布的总统令引发了世俗派和自由派议员的集体反弹,指责穆尔西准备集中权力、在埃及实施教法。2012年11月底,制宪委员会批准了由代表起草的宪法草案,世俗派和其他宗教人士均未参与起草。

随后,穆尔西的反对者和支持者在埃及全国举行了大规模,反对者聚集在外要求刚上任半年的穆尔西下台。面对抗议的声音,穆尔西虽然撤回了总统令的部分要求,但又于12月宣布,直到完成对宪法草案的公投。

与此同时,穆尔西在竞选时提出的改善经济状况的承诺并没有实现。埃及2013年上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2.4%,平均物价却同比上升8%。到当年5月,平均每四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人失业。

持续恶化的经济形势、世俗派和其他宗教团体的担忧,再加之军方的不满,2013年6月,反对穆尔西的声音达到高潮,全国数百万抗议者走上街头要求穆尔西下台。

7月1日,埃及军方发出48小时最后通牒,要求穆尔西满足民众的需求,否则军方将介入。7月3日,国防部长塞西宣布穆尔西下台并将其逮捕。

随之而来的,是对穆兄会的又一次大清洗:数百人丧生;包括穆兄会最高领袖巴迪和二号人物沙特尔在内的头目被捕;穆兄会被定为恐怖组织;穆尔西被控“下令杀害抗议者”、“为哈马斯和黎巴嫩等海外武装组织从事间谍工作”、“向卡塔尔透露”、“于2011年逃狱”等多项罪名。

在穆尔西受审期间,2011年下台的穆巴拉克于2017年刑满获释,结束了三年的牢狱生涯。获释后,穆巴拉克还成为证人,为穆尔西的逃狱罪作证。塞西则成为埃及总统,继续与重要盟友美国加深合作。

2016年,埃及政府宣布免除军方和安全机构的增值税。同年,塞西表示军方在埃及经济中的分量仅占GDP的2%,但有分析人士怀疑,实际比例占到了至少20%。目前埃及军队有43.8万在役士兵、近48万预备役人员,为全球第十大军队。

在军方继续保持着对埃及的影响力之时,存活了91年、反复遭遇清洗的穆兄会也并没有因为埃及政府的铁腕打击而消亡。

早在1940年代末,仅在埃及就有约50万穆兄会成员;除埃及之外,穆兄会在中东各国和非洲均有大批成员。虽然现在被沙特、阿联酋、巴林等多国列为恐怖组织,穆兄会在土耳其、卡塔尔和英国伦敦依然保留了指挥中心。

研究人员指出,即便在最高领袖被捕入狱后,穆兄会的最高领袖和最高行政机构“训导局”依然在掌管该组织的运作。除了去世的穆尔西之外,训导局的多名高级领袖已经逃往海外,从海外的穆兄会分支发布指令。

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中东政治研究的佐尔拉(Barbara Zollner)指出,穆兄会的组织构架为金字塔形,至今仍未受到损害。虽然有大量领袖被捕,但该组织改变了指挥模式,为大量年轻成员和海外分支提供了发展空间。此外,穆兄会成员曾多次被捕入狱,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发展出复杂的网络,能从监狱内部对外、甚至向海外传递消息。

穆尔西去世后,穆兄会在官网发布声明,指责埃及政府实施“谋杀”,号召埃及各地民众参加穆尔西的葬礼,同时呼吁支持者在全球的埃及使馆外举行抗议。

由于担忧葬礼会引发大规模抗议,埃及政府拒绝了穆尔西家属提出的将其安葬于家族墓地的要求。6月18日,律师透露,穆尔西已在开罗秘密下葬。穆尔西的支持者和人权组织已经呼吁对穆尔西之死进行独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