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如何借助“同理心”做出感动人心的好作品?

最近,“AB测试只是工具,同理心才是基础”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其实在设计领域,同理心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了,创建IDEO公司和斯坦福设计学院(“d.school”)的大卫·凯利,在他的设计思维导论中划分了五个步骤,其中同理心,即共情(Empathize)被列为支撑其余部分的基础。

设计思维作为一个存在已久的概念,过去几年里一直被IDEO公司用来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案。IDEO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蒂姆·布朗为设计思维下了一个定义:

想象一下,假如你在东非销售灌溉田地用的踏板泵,结果发现有些地区卖的很好,有些地区根本没人买,是否能通过设计思维来解决这一问题呢?

传统思维方式鼓励大家科学严谨,先看看问题出在哪里,再研究如何解决,制定相关计划罗列可能需要的资源,然后执行判断方法是否有效。

但是,如果发现的问题只是表象而不是根源怎么办?如果最后没能如愿解决问题怎么办?

设计思维的出发点不是解决问题,而是从观察开始,尽可能了解与问题相关的一切背景线索,而非直接寻找和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

踏板泵销售额在某些地区低迷只是问题表象,通过结合设计思维的五个步骤,可以探究其背后的线、同理心:从各方面深入了解受众

在卖踏板泵的问题中,研究人员发现水泵销量与很多之前设想的经济、气候、社会治安等因素都没有关系,而在深入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之后,他们才锁定问题可能出在哪里。

在设计思维中,这个过程被称为“引出观点”:基于你对用户的了解,描述他们的需求,提出最有可能的方向。

在东非踏板泵问题中,洞察分析得出的观点是,踏板泵销量较低的地区有一种风俗:女性在公共场合大幅摇晃身体会被认为是不雅观行为,很可能就是问题根源所在,因为这正是操作踏板泵的动作。

构思阶段就是集思广益、头脑风暴、不要给思维设限,重点不是马上制定一个完美细致的策略,而是提出多样化的可行方案。

构思过程很重要的一点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提出创造性想法,这样才能让头脑风暴更有价值。

在东非案例中,构思过程集中在如何设计和制造一款新型泵,能够让操作者不必再依靠身体的摆动。

原型试错能够让你尽快知道解决方案是否靠谱,还有没有未曾想到的新见解。在为最后阶段做准备时,如果你的受众或用户可以查看或体验原型,提出更多反馈,将会非常有帮助。

测试阶段有助于你调整最终解决方案,因为如果测试结果不尽如人意,很可能会回到之前四个阶段中的任何一个:也许是没有真正了解受众群体,没有真正发现问题所在,或者只需对原型微调即可,测试阶段将告诉你下一步是往前走还是返回去。

就算在不同阶段,同理心也尤为重要。给受众讲解原型不如让他们直接体验。观察参与者的行为能更快发现原型在哪些方面有效,哪些方面是无用功。提供不同原型结合反馈进行对比也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在东非水泵案例中,原型阶段制作的新型泵被投放到购买率较低的地区进行测试,结果发现不依靠身体扭动的新型水泵颇受欢迎,大批量生产后销量随之飙升,问题终于得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