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高甜文:《我家先生太傲娇》垫底无虐轻松不再有书荒季

精彩片段:章小一给鹭城大学做网络维护的时候,随便在校门口拎了一个女孩问路,就认识了如白纸一张的安苏晗。他本意只想知道怎么走,但她却(热rè)(情qíng)的为他引路。结果转悠了好几栋楼,敲错了好几道门才到达他要找的地方。若不是他一路风尘,并用了些道具遮盖住那张好看得不要不要的脸,他真的会以为她是故意带着他逛校园的。章小一的脸和他(身shēn)上深蓝色的工作服一样脏。安苏晗用淡静如海的褐色眸子看了他半响,随后转(身shēn)就走了。他马不停蹄在管理处的电脑前开始自己的工作,正要把小姑娘抛到了脑后之时,她又回来了。拿来一瓶水和一包没用过的纸巾,对他说“擦擦吧。”章小一眉头微皱看了她几秒,复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他不出声,她就当他收下了,所以这次转(身shēn)一走再也没回来。再后来,他和安苏晗“意外”的成了泛泛之交。如果不是因为发现她是一根单弦思考的简单生物,也许他们连泛泛之交都不是。入学已经一个多月,安苏晗被学长卫伦追到手,她很(爱ài)很(爱ài)他。在章小一看来她就是颗单纯的糊涂蛋,她的学长可是脚踏两只船。只是世态炎凉本就残酷,他没义务提醒她。直到有一天,卫伦的正牌女友找到她,用一辆红色奥迪理直气壮((逼bī)bī)退她的痴心妄想。她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与章小一擦肩而过。明明伤心得要死,却愣是不让它们流下来。这颗糊涂蛋倒是还有那么一点小骨气,章小一破天荒的转(身shēn)看她落跑的背影。安苏晗受了打击,但她对(爱ài)(情qíng)天(性xìng)软弱,而卫伦不愿意放开她。沉浸在三角关系里,她无法自拔,她喜欢卫伦,想到要和他分开,心就要命的痛。多年后,她觉得自己舍不得放手只是太喜欢那份酸甜的美好,谁的初恋不懵懂。自己舍不得割舍,于是把主动权交给卫伦,希望他能狠心推开她自己。而卫伦龌龊的认为他们可以转移到地下,所以坚决不放手。“我就喜欢你的纯洁可(爱ài)。”卫伦喜欢她(情qíng)窦初开,一副死心塌地(爱ài)上他的样子。这是何丽娜不可能给他的感觉,他们只是门当户对而已。安苏晗笑得很惨,眼泪终还是挂在了眼角。她第一次被发小秦青青带去了酒吧,因为一个男人魂不守舍,秦青青真想给她一耳光,就怕打不醒她。

精彩简介:“神仙大人好,这里是天宫吗?我是不是到了天宫?”穆琛望着跪在地上的人,想着还在病床上躺着的儿子,真的很想掐死这狠辣的女人。“闹够了吗?昨天晚上把穆穆推下楼,现在又想要做什么”“神仙大人,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这位神仙大人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穆穆是谁?穆琛的视线仿佛利刃,语气冰冷:“今天报纸上到处都是林氏千金包养小鲜肉的新闻。”说完拽住了林婉儿的手:“走,去民政局。”女佣走到房间门口,小心的瞥了一眼屋子里的两个人,立刻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先生,林夫人过来了。”穆琛冷然的甩开了林婉儿的手:“你自己去换衣服,离婚。”冰冷的说了这句话,转身往门外走了出去。看着楼下客厅坐着的人,穆琛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沉步往楼下走去。“穆琛,你在家,我听说穆穆受伤了,他现在怎么样了?”林夕望着从楼梯上下来的人,有些焦急的说。男人走到沙发坐下来,深邃的眸子瞥了林夕一眼。“谢谢关心,穆穆很好。”听了穆琛的话,林夕让自己有些起伏的心情冷静了一下,才继续说:“穆琛啊,昨天的事是婉儿做错了,我代替她道歉。我能不能见见穆穆?”穆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沉声说:“不必,穆穆需要静养。”穆琛是在婉拒,林夕听懂了,只能无奈的说:“那等穆穆醒过来,我再去看他。现在我能去看看婉儿吗?”“随意,希望你转告她,她想要的,我成全她。”林夕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停顿了好大一会,才压着声音说:“好。”说完就起身往楼上走过了,身体挺直,但是脚步却很慢。穆琛看着林夕上楼,嗤笑了一声,脸色又恢复了正常,稳步往穆穆的房间走去。林婉儿在穆琛离开以后,心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看着外面还没有离开的女佣,轻声说了一句:“这里是天宫吗?”女佣不屑的看了林婉儿一眼:“不是,不过也许很快你就可以到你想要去的天宫了。”女佣嘲讽的瞥了林婉儿一眼,就离开了。

精彩简介:淡白的光下,慕绾绾披着垂腰长发,光着一双小脚,手里拎着一只小熊,一双乌亮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客厅里的一群人。在十五岁生日这天,在孤儿院呆了整整四年的慕绾绾终于有了新家人。因为她是突然到来,还没有合脚的拖鞋给她,她又不敢弄脏地毯,所以主动脱下了旧鞋子。面对这一大群人的注视,她不安地勾了勾脚趾,悄然往后退了一步。“容湛,把你的小妹妹带上楼去。”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收回视线,朝站在一边的年轻男子点头。“跟我来。”容湛看了她一眼,抬步走向大厅中间的水晶电梯。他的背影很挺拔,个子应该有1米8了吧?合体的军官服穿在他身上,格外霸道有气势。慕绾绾悄悄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人个头的差异,雪色的墙上,她的身影娇小闪动,就像一只要趴到他背上的小兽。他突然扭头看向她,淡淡地说:“小心台阶。”慕绾绾吓了一跳,没能刹住脚,直接撞上了他的背。慕绾绾缩了缩肩,拉开了和她的距离。他拧拧眉,滚烫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腰,就这么半抱半拎着她,把她带上了楼。双脚落在柔软的地毯上,慕绾绾好奇地环顾四周,入眼之处皆是干净的米白色,一张大床置于大厅正中。隔着玻璃墙,是一只大到像小泳池的浴缸。“自己洗。”容湛转头看她。深幽幽的乌眸如深海一般,沉静地凝视着她,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