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总统夫人:动乱中坚守爱情带病奔赴一线被称东方戴安娜

戴安娜王妃的名字在整个世界上都是有着极高声望的,在戴安娜王妃和王子查尔斯婚姻存续期间,整个英国皇室的声誉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这位美丽优雅的王妃不会摆出英国贵族和英国皇室的架子,而是会穿着平价的卫衣和牛仔裤走在大街上,她会亲切地蹲在地上关心英国的流浪儿童,这些亲民的行为让英国群众们对戴安娜王妃十分爱戴。

后来查尔斯出轨卡米拉,戴安娜王妃遭遇婚姻冷暴力,最终在悲痛中选择离婚,放弃王室的身份,选择重新成为一名平民。

而也正是在离婚以后,整个英国皇室的声誉下降到了最低值,纵观世界历史,国家的首脑固然重要,但是首脑的夫人也在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叙利亚的总统夫人阿斯玛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总统夫人,她被世人誉为是“东方戴安娜”,但是她成为叙利亚总统夫人的故事,比戴安娜的婚姻还要跌宕起伏。

叙利亚是一个拥有着悠远历史和丰富石油资源的国家,首都大马士革在史书上被称为是“花园城市”,“人间天堂”。这里的玫瑰曾经是西欧众多国家皇室的专用玫瑰品种,叙利亚在历史上是最早建立的奴隶制社会的国家之一。

公元前大约三千年左右,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就已经有人类居住,后来随着世界战火的蔓延,叙利亚地区曾经先后被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等国家统治,一战结束之后,这里沦为了法国的委任统治地。

直到1946年,叙利亚地区获得了属于自己本国的独立,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阿萨德家族所领导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开始执政,但是紧接着由于国内的政治局势紧张,叙利亚地区便爆发了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反对派之间的长久冲突。

昔日的人间天堂,都在战火的轰炸中化为乌有,叙利亚如今已经是战争与动乱的代名词,如若不是翻阅叙利亚的史书,很多人或许只会认为,叙利亚地区根本就没有过繁荣与太平。

在阿萨德家族执政的多年间,叙利亚地区曾经有过短暂的安宁,经济上也有过好转的迹象,叙利亚的已故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在全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哈菲兹执政时间长达三十年,连任四届,哈菲兹共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如今的叙利亚现任总统是哈菲兹的次子巴沙尔·阿萨德。

在巴沙尔继任总统之前,他和自己的爱妻阿斯玛本来在外国过着安宁自在的日子,但是由于哈菲兹的长子巴西勒突遇车祸身亡,巴沙尔不得不赶回国内完成阿萨德家族的使命。

由于兄长巴西勒是在某次车祸中突遭横祸去世的,巴沙尔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大哥巴西勒从幼年时就被父亲当作总统接班人来培养,所以巴沙尔并未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和培训。

伤心之余,深爱妻子的巴沙尔告诉阿斯玛,如果她愿意,完全可以留在他们原本生活的国度安然度日。

但是阿斯玛坚定地告诉爱人,既然他要继任叙利亚总统职位,那么作为他的配偶,她就一定会陪伴在巴沙尔的身边。

她的父亲来自叙利亚当地的名门望族阿克拉斯家族,是一名外科医生,而母亲是一位外交官。出身良好家庭的阿斯玛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阿斯玛结婚前基本都是在英国度过的,成年后她从英国伦敦的精英女校毕业。

在叙利亚动乱的时局下,阿斯玛毅然决然地陪伴巴沙尔回到了叙利亚,接受了三年的政治训练之后,巴沙尔被簇拥着坐到了总统的位置之上。在巴沙尔正式接任了总统职位后,阿斯玛也正式成为叙利亚的总统夫人。

但是她和叙利亚地区的其他女性完全不一样,她不会用黑布将自己的全身包裹起来,而是会选择穿着得体的西装,将自己金棕色的头发扎成高高的发髻。

在巴沙尔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阿斯玛一直陪伴着他,她被誉为是“叙利亚的玫瑰”,“东方戴安娜”。

阿斯玛陪伴巴沙尔回到叙利亚的原因,不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身上有着一半的叙利亚血统,更是因为她深爱自己的丈夫巴沙尔,他们自幼相识,又一起生活了多年,感情十分深厚。

阿斯玛充分利用了自己所有的空闲时间,她脱下笔挺的西式礼服,穿上平价衣衫,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了叙利亚一百多个贫穷村庄,她会坐在贫民的家中和他们一起共进晚餐,这些亲民的举动为她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不仅如此,她还十分关注叙利亚当地妇女儿童的权益,阿斯玛拿出自己年轻时的积蓄,大马士革成立了专门关心救助贫困妇女儿童的基金会,为当地的妇女运动奔走助力。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阿斯玛在某次体检的时候被确诊为癌症,但她依然没有被病魔所击溃,而是缠着绷带忍受着病痛,来到了前线为士兵加油鼓劲。

在成为叙利亚总统夫人的这些年里,阿斯玛曾经听到过无数的非议和流言,人们揣测着,怀疑着她为叙利亚人民做出贡献的诚心,霸权国家的媒体奚落她是“阿拉伯国家的文明魅力中心”,来讽刺她接受西式教育却不留在英国的故事。

但是她永远都是微笑面对着这些话语,她坚定的站在爱人巴沙尔的身旁,更坚定的站在整个叙利亚人民的身前。

这位东方的戴安娜,在动乱中依然坚守着自己的爱情,重病依然奔赴前线,她是这片土地上开出的一朵希望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