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原著最巅峰八大战斗巴雷特狙杀燕小乙登顶

为了刺杀这个顶尖高手,范闲跟庆帝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阴谋诡计,做了最周密的部署,依旧险些翻车。

秦业参与长公主太子二皇子叛乱一事,庆帝虽然没有预期,但他却比任何人都满心欢喜。因为秦业造反意味着可以光明正大的除掉他,除掉这个当年京都叶轻眉血案的唯一知情人。

庆帝在去大东山祭天之前,安排京都守备司令叶重,以及大内侍卫副统领宫典参加长公主叛乱,成为秦业身边的无间道。

再大义凌然的安排范闲回京都平叛,并且带回自己在大东山被三大宗师包饺子必死无疑,让叛军放松警惕,也让秦业坚定的扶持太子登基,那样才能换来秦家的数十年平稳。

范闲带着监察院精锐,派遣荆戈率领五百黑骑跟叛军厮杀,大皇子则带着禁军做后援。

黑骑把秦家精锐,以及京都守备军杀得稀里哗啦,秦业的宝贝儿子秦恒也被荆戈刺死,再加上范闲在那边一直用语言挑衅,导致秦老爷子的愤怒值到了顶点,所有集中力都放在了黑骑和范闲身上。

这时候宫典突然出手,将自己八品巅峰的真气凝聚到直刀上,砍向了秦业的脖子。虽然偷袭得很突然,秦业有些措手不及,但八品巅峰跟九品上的差距还是太大,所有秦业用手捏住了宫典的刀,代价只是虎口流了点血,只要他运起真气反击,宫典就会被反杀。

可没等秦业反击,旁边的叶重一刀砍在秦业腰腹上,现场三股真气撞击的力量,把三人的坐骑直接震死。秦业虽然可以挡住八品巅峰的宫典,但面对九品上的叶重,身体很诚实的受了重伤。

之后就是三人的角力时间,秦业想先秒了宫典,再掉头收拾叶重,于是将大部分真气打给了宫典。宫典则是跟蟑螂一样,一边吐着血雾,一边死死缠着秦业的一条胳膊,这边的叶重则运起叶家大劈棺,不断的对着秦业的伤口重击。秦业也不吃亏,一边挨打一边转手打碎了叶重的左肩。

这时候范闲把自己绑在攻城弩上,从天而降的来到三人身前,一记大魏天子剑将秦业穿了个透心凉。穿透了还不够,范闲运起九品上的霸道真气,将秦业带着身边的叶重宫典一起,朝着身后的宫墙飞去,巨大的冲力连续撞坏了三堵宫墙。

就这么一通折腾,秦业还没死,而且老头仿佛还要爆发最后的真气,把范闲叶重三人一起带走。结果在第四堵宫墙上,突然伸出一把剑尖,这把剑尖探出只有四寸,但准确无误的刺中了秦业的练门,直接带走了秦老爷子。

而刺完这一剑之后,那个神秘人也没了。当然即使他不露面,范闲也知道这是影子干的,也只有他能够在四人缠斗的乱局中,精准刺中其中一个的要害。

这场战斗等于是三个九品上+一个八品巅峰,一起拿下了一个九品上,秦业虽死犹荣。

但这个四顾剑仍然是大宗师,如果九品上的影子巅峰战斗力有99,那么油尽灯枯的大宗师也有999+。

在影子出手前,四顾剑已经用他的剑气杀死了所有城主府的人,真气消耗了不少。而范闲在四顾剑背后扶着轮椅,用霸道真气压制着四顾剑的周围,为影子制造最佳的出手机会。

而影子则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暗杀,选择了现身在兄长四顾剑面前,他要堂堂正正的用自己毕生的修为,将所有一切赌在风雷一剑上,不给自己留余地,也不给自己留后路。

这一剑蓄势了二十年,影子超越了自己的境界,突破了九品上的界限。跟悬空寺刺杀大宗师庆帝时不一样,那一剑失败后影子可以轻松逃走。但这一剑之后,要么自己大仇得报,要么死在兄长手上。

影子当时发出的真气,让范闲这个九品上强者都动弹不得,如果影子刺杀的目标是他,估计范闲当场就GG了。

可四顾剑不一样,大宗师迎着前方凌厉的杀气,背后霸道至极的真气压制,仍然轻描淡写的用两指夹住了影子的风雷一剑,而且在剑尖进入自己身体两寸的时候,止住了剑势并断成两截,四顾剑顺势用杀气反击并重创了影子。

但这已经是九品上对大宗师最完美的一次挑战了,在这一刻,影子可以自豪的表示,咱是大宗师下真正第一人。

布衣宗师,南疆连环杀人魔,真实身份是神庙使者,任务是追杀五竹和叶轻眉的后人。但因为脑子有点不好使,或者说神庙电脑的能量已经无法远程操控他,所以布衣宗师一直在迷路,而且总跟五竹擦肩而过。

后来陈萍萍跟五竹联手,通过监察院八处的各种炒作,把范闲的英雄事迹传到了南方,也被布衣宗师知道。然后布衣宗师北上来到范府刺杀范闲,被等在这里的五竹拦截。

两个神庙使者,同为高科技仿生机器人,同样的作战方式,几乎同样的性能。唯一能够瞬间分出胜负的因素,就是两人谁更快更准。

两人站位上,五竹因为提前有准备,所以站在了顺风口,而且穿着装备也是空气阻力最小的,所以在战斗开始后,一瞬间就结束了。

布衣宗师变成尸体,被庆帝运回庆庙烧了。五竹重伤跑去大东山做马杀鸡,临走前威胁陈萍萍“范闲死庆国亡。”

现代热兵器对古代武学大宗师,如何用机械性能碾压超人的感知能力,在这个课题上,范若若做到了极致。

因为三任巴雷特使用者中,叶轻眉跟范闲都是自学成才,或者说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他们可以轻松上手现代兵器。

只有范若若不一样,古代人对于巴雷特的机械原理一无所知,而教范若若用巴雷特的五竹,他连子弹是什么都不知道。五竹只是通过电脑分析出了巴雷特的结构,破解了基础使用方式。

而五竹对范若若传授的,其实是将神庙使者的战斗方式,融合到巴雷特上的结果。如何判断子弹的运行轨迹跟落点,如何逼迫对方往你预想的方向躲避。而在对方还没躲避之前,提前就发出第二枪,让子弹跟对方同时到达你预判的落点。

范若若给庆帝送上的就是这么一套精准无误的套餐,摘星楼所在的位置,刚好是巴雷特的最远杀伤距离。在这个距离上,庆帝的大宗师感知能力捕捉不到范若若,但巴雷特的超音速优势也难以发挥。庆帝可以提前听到子弹的轨迹,并且凭着超人的动作躲开第一发。

但庆帝对于巴雷特的恐惧加持下,他的心态必定被这一击彻底击溃,接下来会进入空前的恐惧之中。这时候只要范若若按照五竹的教学,精准射出第二击,庆帝在他落脚的地方必然被一发入魂。

于是庆帝惊魂未发的躲开第一发子弹,并且用大宗师感知能力到处时,第二发子弹完全无预兆的到了他面前。在这之前,这发子弹穿过了一个拿着精钢大盾的护卫,然后精准的射到了庆帝藏在胸口的护心镜上。

这面护心镜,庆帝平时用弓箭练了几十年,终归还是起了点作用,至少庆帝没有像那个武士一样被贯穿。

陈萍萍死后,范闲彻底放弃了跟庆帝共存的可能性,他用自己所有的势力作为赌注,以庆国即将大乱一场为要挟,让庆帝跟他来了一场单挑。

范闲这时候已经集齐了天一道功法、四顾剑法、霸道功决、叶家大劈棺、五竹传授的身法、费介的毒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顶级强者。

而庆帝则经过大东山一指度半湖,全力发出的王道一拳,外加王道真气的副作用,衰老程度远超当时的年龄,他的状态降到了全盛的一半以下。

即便如此,这也是一场降维打击。而且相比影子挑战十倍于自己的四顾剑不同,庆帝当时的武力值,至少是范闲的五十倍以上。

范闲武装到了牙齿,手持神器大魏天子剑,而且胸口还藏着钢板,靴子里有带毒的暗器。

可庆帝就是赤手空拳,轻描淡写就化解了范闲的所有进攻,而且还用威力打了三折的王道拳打中了范闲,瞬间分出了胜负。

作为主角一般都有爆发技,范闲在绝境关头,将自己的霸道真气凝聚到指尖,化为一把无形匕首,割破了庆帝脖子上的皮。可庆帝表示小意思,他用王道真气缠绕在指尖,跟范闲的真气匕首一碰,范闲立刻食指尽碎,彻底失去战斗力。

然后王十三郎华丽登场,用大魏天子剑朝着庆帝发出凌厉一击,虽然划中了庆帝的胸口,但也只是伤到表皮,庆帝一反击十三就报废。海棠朵朵随后跟上,用毕生修为缠住庆帝左手,而重伤的王十三郎配合海棠朵朵,制住了庆帝的右臂。

影子现身,用最精准的暗杀术,划破了庆帝的大腿。本来应该是划破腿动脉,让庆帝大出血而死,可天下最强的四个九品上,对大宗师的战绩也就止步于此。

庆帝真气爆发,王十三郎海棠朵朵影子一起被震飞,王十三郎手臂被王道真气震成饺子馅,剩下就是逃命了。外边接应的狼桃何道人,连尝试跟庆帝交手都不敢,只能跟禁军玩命,而且何道人还光荣牺牲。

两个大宗师级高手,没有任何武技,也没有任何心理战或者小花招,来了一场你一拳我一钎的消耗战。

五竹由于屠灭了上万禁军,一条腿已经报废,铁钎也变了形,所以无法再使出神庙使者的日常招式,也就是通过精准计算然后一击必杀。

庆帝则将王道真气催到最高境界,五竹站到他面前,就一拳把他打飞。五竹被庆帝打飞的同时,也能给庆帝一击。

两人就这么来来十几次,五竹被打得不成人形,最后倒在了庆帝面前。而庆帝脸被铁钎抽烂,一条胳膊也被打到骨折,肚子上更是多了几个血窟窿。

但庆帝终归还站着,而且还有余力收拾接下来的范闲跟范若若,所以还是陛下赢了。

为了掩盖大宗师身份,庆帝把洪四庠作为工具人,对外包装成第四个大宗师,骗了全世界十几年。

为了让四大宗师齐聚大东山,庆帝暗中推动李云睿的君山会,将叶流云苦荷四顾剑凑到了一个聊天群里。之后假意去大东山废太子,把李云睿逼到必须造反的境地,并且通过君山会发出了刺杀庆帝的指示。

为了掩盖叶流云的卧底身份,庆帝跟叶家一直演戏,制造了庆帝想要吞并叶家,叶家一直想要反庆帝的假象。而二皇子跟叶灵儿,都是这场戏里的工具人。

为了让四顾剑苦荷中套,庆帝把真气灌入了洪四庠体内,让老太监变成了伟岸无比的肌肉,震住了叶流云四顾剑。顺道蒙蔽了范闲,让他把五竹留在自己身边,制造了“除了五竹和洪四庠,自己再没有可靠帮手”的假象。

在五竹表示中立后,战斗正式打响。被霸道真气灌满全身的洪四庠挡住了三大宗师的联手一击,走到了人生巅峰。

而四顾剑突然改变策略,把攻击对象改为庆帝,叶流云不得不提前反水,跟四顾剑打在了一起。四顾剑面对叶流云的背叛,怒气和杀意到了顶点,将所有剑气凝聚为惊天一剑,向着庆帝的方向扑去。叶流云不得不用身体挡住剑势,并用两记流云散手暂时缓住了四顾剑的攻势,但自己也深受重伤,如果没有人帮手,叶流云分分钟就会领盒饭。

同一时间,苦荷向洪四庠发出了第二招,但庆帝这时候撤回了霸道真气,洪四庠变成了一个软气球,被苦荷一掌拍成血雾。而发现中计的苦荷,立刻进入收缩态势,他将天一道功法运行到极致,全身经脉充满了天地能量,外加西洋法术的加持,变成了一个无坚不摧的绝对防御体。

但庆帝并没有攻击,而是一指度半湖,将自己一半的霸道真气注入苦荷经脉,苦荷变成了跟洪四庠一样的气球,活活被撑死。

几乎同一时间,庆帝将另一半真气缠绕在拳头上,轰向了正在跟叶流云焦灼的四顾剑,把四顾剑半扇身子打成血水。

庆帝这一战,等于是一口气消灭了三大宗师,敌人和自己人一锅端,让自己站在了人间武道的巅峰。

范闲这一生最强大的对手,肯定是大宗师庆帝。但能让范闲离死亡最近的对手,那就只有燕小乙了。

刚开始夜闯皇宫,燕小乙的真气箭就差点要了范闲的小命,以至于后来范闲一提到燕小乙就肝颤。

到了大东山一战,燕小乙奉李云睿之命诛杀范闲,于是进入了全书最让人惊心动魄的狩猎大戏。

简单来说,就是范闲逃命,燕小乙提着弓箭追捕。范闲积累了上百场战斗的经验,配合五竹教导的鬼魅身法,可面对天下第一的感知能力和潜伏技巧,他还是只有单方面挨射的份儿。

后来范闲被逼到跳崖,落到自己的船上,取到了神道具黑箱子,组装好了巴雷特。

按理说有了神器在手,大宗师也可以射死,范闲直接就赢麻了。而且燕小乙弓箭即使有真气加持,最大射程也就三百米,跟巴雷特有效射程1000+比起来,完全是小儿科。

首先燕小乙弓箭的精准度,远胜范闲的巴雷特,燕小乙可以运动战射击,也保持百分百命中率。但范闲只能定点射击,而且还无法保证一发入魂。

其次燕小乙的潜伏能力远胜范闲,范闲的光学望远镜很难捕捉到燕小乙的身形,只能用真气感知到燕小乙慢慢逼近自己。

最后也是最恐怖的,燕小乙虽然不知道范闲拿着什么武器,但他野兽一般的直觉,让每次范闲在光学望远镜中瞄准到燕小乙时,他察觉到致命的危险,于是本能的隐藏身形,根本不给范闲开枪的机会。

到了绝境的范闲,只能爆发一把主角光环,用换命的方式求生。他站起来大喊燕小乙的名字,并举起巴雷特直接瞄准。而燕小乙看见范闲现身,他为了追求一箭毙命的效果,也从草丛中站起来,用弓箭瞄准范闲心脏射击。

燕小乙笃定范闲手上的武器,性能再强也超不过自己的真气箭,而且无论那个武器速度多快,自己捕捉到其运行轨迹以后,都可以轻松躲开。而范闲则必定会被自己射死,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结果燕小乙万万没想到,世界上有比声音还快的武器。等他感知到那个武器发射时,自己半截身子都没了。而范闲也别燕小乙的真气箭穿透,钉在了大石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