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天文学定位历史—穆尔西里二世和他的太阳神

对于古代历史年代的鉴定一直是考古学的重要任务. 中国有自己的夏商周断代工程. 而在西方, 学者也有着自己对于古近东文明的年代鉴定.

穆尔西里二世(Mursili II)是赫梯帝国时期的一名国王(前1330年—约前1295), 这个时间段在中国是殷商的时期, 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

可能刚听到穆尔西里二世这个名字大家会感到比较陌生, 他的儿子更出名一些, 是与拉美西斯二世在卡迭石展开大战的穆瓦塔里二世(Muwatalli II). 穆尔西里二世是一位著作丰富的编年史家, 曾编纂一部叙述其父苏庇路里乌玛一世丰功伟绩的著作, 也著有自传历史性质的《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

而这一部《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 为赫梯编年史年代的确定带来了答案.

穆尔西里二世的著作中有一章是对于他继母塔万安娜(Tawannanna, SAL.LUGAL), 苏庇路里乌玛一世的遗孀, 的诅咒.

文献KUB 14.4由于损坏严重, 只能复原这一部分相关内容, 可谓遗憾.

文献其中记载的事情也似家常便饭: 赫梯国王穆尔西里二世对于其继母的不满, 使他期望使用借口除掉她.

注意文献24行: “当我率军向(东部的)Azzi(Hayasa-Azzi, 古小亚美尼亚)一带进军的时候, 太阳神为我做出了一个征兆, 但我的继母….(并不屑一提)”. 在这里有三个动作, 一是穆尔西里二世征讨小亚美尼亚; 二是太阳神为穆尔西里二世做出了一个征兆; 三是其继母对此表示不屑.

看似普通的叙述, 实则不然. 那么请我们仔细想一个问题, 首先赫梯人的太阳神不是什么人扮神, 换句话说不是什么占卜者, 就是明确的太阳. 那太阳神可以为身为一国一主做出什么暗示呢?

《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最后一卷 KBo.III.4 第35~37行记载到(下图也可见35~37行的楔形文字):

这一年是穆尔西里二世第十年, 也是《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所记载的最后一年, 也是前文(KUB 14.4)日食发生的那一年.

本次日全食发生于公元前1312年6月24日, 正中心位于北纬38.2度, 东经13.7度的西西里岛,日全食全盛时间为西西里岛当地时间的11时44分, 整个日全食共持续2分48秒.

1312年的日蚀将会在下午早些时候(13时44分)降临于古安纳托利亚北部地区, 对于穆尔西里二世和他的东征来说, 它的影响会是非常壮观的:

相反, 1308年4月13日的日食是日环食, 清晨开始它出现在阿拉伯半岛上空, 安纳托利亚半岛仅在早晨依稀可见, 日环食在中亚达到它的顶峰. 日环食的中心位于44.9°N 85.7°E的新疆天山, 全程历时4分40秒.

这个问题很好解释, 前面我提到过文献的24行有三个动作, 一是穆尔西里二世征讨小亚美尼亚; 二是太阳神为穆尔西里二世做出了一个征兆; 三是其继母对此表示不屑.

整个文献以过去时描述, 证明这一场征兆只是穆尔西里二世的记忆. 不仅如此, 第三个动作继母对此表示不屑与第一, 二个动作几乎是同时的. 作为一任太后, 是没有多大可能随军出征的.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穆尔西里二世与皇太后同时在王城观测到的日食. 因此我们可以大致确定观测地点位于赫梯首都–哈图沙(今土耳其中部).

这一次日食并没有被写入《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中, 同样一年中, 《穆尔西里二世十年编年史》对于战争的记载更为侧重. 若这一场日食发生于战争过程中, 则编年史将会或多或少提及日食以及太后的事:

这也证明了这一次日食并没有发生于穆尔西里二世出征途中. 并且, 原文献中的29行提到了Hayasa-Azzi的国王, 根据上下文关系, 可以大略推断出日食发生于出征开始之前或是出征的一开始.

日食发生于1312年6月24日, 正处于安纳托利亚的盛夏, 这一时刻的行军征讨并不符合常理的. 没人愿意在寒冷的冬天或是酷热的夏天进攻别的国家,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

不仅如此, 仔细观察1312年6月24日的日全食的轨迹我们便可以发现: 日全食的路线很巧合地经略了赫梯首都哈图沙. 若穆尔西里二世恰恰在王城此处观测, 其影响一定对他以及他的下属重大. 相比之下, 1308年的日环食略显逊色. 在清晨古安纳托利亚, 仰望星空, 只可以看到东南方向的太阳略有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