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皮鲁流马一世在位大部分在他的统治下还扩展到叙利亚北部

苏皮鲁流马一世在位期间,安纳托利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已经处在他的统治之下,其势力还进一步扩展到了叙利亚北部地区。他的两个儿子沙瑞库舒赫和铁列平被分别派到卡尔开米什和阿勒颇为王,这稳定了赫梯王国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的统治。

苏皮鲁流马一世采取的军事外交等多种方式成功地瓦解了米坦尼王国,并使赫梯成为叙利亚地区的一些国家的宗主国。至此为止,一个强大的帝国在西亚地区正式形成了。在苏皮鲁流马一世的带领下,赫梯帝国成了堪比埃及和巴比伦的重要强国,在近东地区的事务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苏皮鲁流马一世及其子阿尔努万达二世死后,赫梯王位由苏皮鲁流马一世的幼子穆尔西里继承。穆尔西里二世继位之时,很多敌对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这些敌对势力认为年轻的穆尔西里二世并不能够驾驭庞大的赫梯帝国,于是纷纷开始反叛。

这迫使穆尔西里二世在青年时代便开始了常年的戎马生涯。他首先打败了北部卡斯卡人,稳定了帝国北部的局势,接着他转向了西部的阿尔扎瓦地区。此时阿尔扎瓦的国王在阿黑亚瓦国的支持之下,联合了一批小国开始对抗赫梯帝国。

阿黑亚瓦国可能是属于爱琴海文明中的国家,也许与希腊人有一定的渊源。最终,穆尔西里二世征服阿尔扎瓦地区,从而稳定了安纳托利亚半岛的西部局势。随后,叙利亚地区又传来了反叛的消息,此时穆尔西里二世正忙于与卡斯卡人的战争,所以只好派出将军联合在卡尔开米什为王的兄长一起去叛乱。在穆尔西里二世在位的第七年,他又派兵前往赫梯帝国东北部平定了当地叛乱。

最终,穆尔西里二世守住了先辈们打下的江山,他维持了赫梯王国对卡尔开米什和阿勒颇等叙利亚北部地区的统治。他还与乌伽里特国等叙利亚国家续签条约,保持了赫梯对这些地区的主导地位。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和政策,赫梯帝国继续维持了在叙利亚地区的统治。

穆尔西里二世的统治成功地延续和保持了苏皮鲁流马一世所创造的赫梯帝国,尤其是对叙利亚北部地区的控制权。但穆尔西里二世的个人生活却充满了波折,他接连受到瘟疫、失语症和来自巴比伦的继母对他的打击和迫害,据说其妻子正是死于神秘的魔法巫术。

穆尔西里二世死后,其子穆瓦塔里二世继位,此时他所接管的赫梯帝国如日中天,处于相对稳定的时期。但尼罗河畔的埃及法老也试图把势力扩展到叙利亚地区,这无疑侵犯了赫梯帝国在此地的利益,于是双方在叙利亚地区展开了一场古代近东世界的旷世之战。

此时埃及的第十九王朝已经侵吞了卡叠什的南部地区和阿穆如的部分地区,赫梯帝国不得不开始捍卫自己以前在叙利亚地区所取得的胜利成果。在意识到与埃及的交锋在所难免后,穆瓦塔里二世开始了对埃及战争的准备工作。

他首先把都城从哈图沙南迁到了塔尔混塔沙,此举方便了赫梯军队出征叙利亚地区,同时也免除了赫梯的后顾之忧——毕竟北方的卡斯卡人一直都是赫梯的心腹大患。在迁都之后,他将哈图沙交给了一位大臣进行管理,并且任命自己的兄弟哈图西里为侍卫长,驻扎在哈克皮斯来保障赫梯北部边疆的稳定。

公元前1274年,赫梯军队与埃及军队激战于卡叠什,这就是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卡叠什之战。此战被拉美西斯二世记载于埃及的五座神庙的墙壁之上。关于此战的胜负,双方各执一词。埃及文献中将此战作为他们一个辉煌的战绩。

而赫梯文献中则记述了赫梯军队打败了埃及军队,并追击到了阿帕国,阿帕国位于卡叠什以南的大马士革境内。从这个角度看,经过卡叠什战役,赫梯军队已经将势力向南扩展了,因此虽然双方在卡叠什之战中各有所伤,但赫梯帝国应该是取得了微弱的胜利。

穆瓦塔里二世去世后,其子乌尔黑泰舒卜继承王位,即穆尔西里三世,但他并非嫡长子,一个附属国的统治者就曾说道:“难道我应该保护这个只具有第二继承权的儿子吗?”此时身为王叔的哈图西里为了王室的稳定而极力地扶持着穆尔西里三世的统治,他自称:“出于对我兄长的尊敬,我选择兄长嫔妃所生的儿子乌尔黑泰舒卜坐上了赫梯的王座。

我把整个哈图沙都交到了他的手里,他就是赫梯伟大的国王。”穆尔西里三世继位之后把都城又从塔尔混塔沙迁回了哈图沙,与战功显赫、手握实权的叔叔哈图西里相比,他没有丝毫军功,也并非正统的嫡传王位继承者,他的统治因此开始出现危机。

为了压制“功高震主”的哈图西里,穆尔西里三世开始下令遣散其叔叔的臣民,甚至试图剥夺他的封地和职位。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哈图西里率军反抗穆尔西里三世对他的“不公”,最终获得战争的胜利,登上了赫梯王位,即哈图西里三世。

哈图西里三世继位后,赫梯国内分为两派,一方支持哈图西里三世,另一方支持穆尔西里三世,但前者占据着主导地位。哈图西里三世为了保证自己一脉能够仍然继承王位,向一众大臣做了如下的规定:“你们要支持我的子孙后代。

如果我的儿子发生了任何意外,你们诸位必须在王权的问题上支持我和王后所生的诸子。不要选择其他旁系的任何人。任何人不得去寻求乌尔黑泰舒卜的儿子。”他还把已经战败被俘的侄子乌尔黑泰舒卜派遣到叙利亚地区的努哈塞国担任官员,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宽厚大量,但这很明显是对其的一种圈禁和监控。

乌尔黑泰舒卜在叙利亚期间先后与巴比伦国王和亚述国王取得联系,试图通过他们的力量来夺回赫梯王位。哈图西里三世得知此事之后,又将乌尔黑泰舒卜直接放逐到了阿拉斯亚(今塞浦路斯)。后来,乌尔黑泰舒卜又从阿拉斯亚逃到了埃及,寻求法老的庇护,这最终成为哈图西里三世和埃及法老之间外交关系的一块心病。